北京pk10全天走势图 > 孔子 >

孟子的仁政荀子的性恶(图

2018-08-31 20:02

  近两年国学热度激增,先秦以来的诸子百家学说都再次引起人们的兴趣。孟子的仁政之道,荀子的性恶论,用人性的善与恶解释人的思想和行为的善与恶,一直上升到解释国家政治的得与失,这是先秦儒学的一大思想贡献,也为后世学者对人性问题的探索和研究开了先河。

  孟子,名孟轲(约公元前390-305年),字子舆,战国中期鲁国人,早期儒家思想的重要代表人物。孟子年幼时父亲亡故,幸好孟母不同凡响,终于把儿子培养成人。

  孟子思想的主要来源之一是孔子学说。可是,孟子成人时,孔子过世已逾百年,不可能直接从孔门学到什么。孟子自称他的学问是私下里向别人学来的,但具体是哪个人,孟子没有明言,最有可能是受到了曾子和子思的思想影响。

  孟子也像当年的孔子一样,带领着弟子们周游列国,推行他的以“仁政”为核心的思想学说。孟子游仕的范围,是齐国和魏国,间或也有宋国、滕国。但是,因为儒学从根本上不能适应战乱时代的需求,无论孟子本人如何坚信不疑,各国君主还是认为他的治国之道迂阔不经、中听不中用。所以,终其一生,孟子也从未在任何一国得到过有实权的职位。

  孟子弟子弥众,在孟子周游求仕的岁月里,追随在后弟子达到过数百人之多。不过,孟子弟子与孔子弟子相比,不仅在数量上有所不及,在思想水平的深度和广度方面也有明显的差距。

  孟子的思想主要反映在《孟子》这部书里。与《论语》一样,《孟子》也是孟子弟子所撰述,并且其中也不乏孟子再传弟子的增补。所不同的是,最早的《孟子》经过了孟子本人的审阅,而《论语》则产生于孔子去世之后。

  据首次为《孟子》做的注东汉学者赵岐所言,《孟子》本有内外篇,内7篇,外4篇。赵岐把内7篇中的每篇又分为上下两部分,即现在《孟子》的模样。7篇之名,与《论语》相同,是根据每篇篇首的字句而定,并没有特别的意义,而《孟子》的书名,却不知定于何时。外篇共有4部分,赵氏认为它们思想肤浅,与内篇不合,是他人依托《孟子》之名所著,就没有注释,因此也就没有流传下来,大概在东汉时就亡失了。

  荀子是先秦时期伟大的思想家之一,既是儒学大师,也是法家思想的重要奠基人之一。荀子出生在战国时期赵国的郇邑(今山西安泽县),大约出生在公元前300年前后。荀子姓荀名况,荀子是后人的尊称。司马迁作《史记》,有《孟子荀卿列传》,称荀子“年五十始来游学于齐”,那么,在50岁之前,荀子很可能一直生活在三晋地区。

  荀子的思想来源,最早是孔子弟子卜子夏的思想。孔子去世后,子夏被魏文侯邀请回魏国,担任魏文侯的老师,在魏国的西河(山西河津及其周围地区)设教,传播孔子儒学。西河与荀子的出生地毗邻,子夏之学的广泛传播使好学的荀子有机会接受子夏儒学,并加以发扬光大。可是,到了荀子时代,正统的子夏儒学已经趋于保守势。另一方面,在战国末期的赵国赵孝成王在位,昏聩无能,不可能接受荀子积极进取的思想,致使荀子不得不到其他国家寻找政治出路。荀子在50岁之后离开赵国,再也没有回返。

  荀子离开赵国,来到齐国,与齐国的“相”曾有过交谈。后来,荀子在齐国被人进谗言,不得已而离开齐国,到了楚国。在楚国,荀子被春申君所赏识,大约在公元前253年前后担任的楚国兰陵(今山东省南部苍山县兰陵镇)的行政长官。在楚国,当地人李斯曾经与韩国的韩非子一起在荀子门下学习。

  秦昭王在位时(公元前306~250年),荀子曾远赴秦国,亲自考察了秦国政治、军事状况,还与秦昭王和秦国的丞相范睢有过面对面的交谈。荀子虽然深受秦国法制成效的震撼,但还是希望秦国采纳一些儒家的思想,以免形成专制和。显然,荀子很难与秦国君臣取得一致意见,只能选择离去。

  在先秦诸子中,荀子的学术成就最为丰富。《汉书?艺文志》记载有“《孙卿子》三十三篇”,现存《荀子》有32篇,基本反映了荀子的学术全貌。《荀子》文辞犀利而有章法,既有力度,又不乏“现代”意识。《荀子》的文章以论说体为主,但也兼有其他各种文体,比如长短句的语录体,夹叙夹议的文学本,容易上口的的辞赋本,还有通俗易懂的诗歌体。荀子的思想启发了汉代的一大批判思想家,如贾谊、司马迁和王充等;而《荀子》的文章则达到了诸子百家的顶峰,直接促进了汉代文学的发展。

  大概在兰陵生活日久,晚年的荀子就在兰陵安了家,并没有回到战争连绵的三晋地区。荀子认识到他所处的世间政治混乱而又腐败,各国君主多半昏庸无道,不遵循大道,同时,鄙陋的儒生目光短浅,还有像庄子一样的士人逃避现实,于是,荀子就担负起了矫正世俗思想弊端的责任。荀子此时应当是在80岁左右,不可能亲身在各国之间奔走,就选择了著书立说的形式,写下了几万言的著述,也就是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荀子》10万言。

  荀子去世后,弟子们把荀子安葬在了兰陵。兰陵距荀子的家乡郇邑并不太远,但因为中间正好有太行山的阻隔,而在那样一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把荀子安葬回家乡也确实不易。如果有幸,也只能让荀子魂归故里了。

  说到人性的问题,孟子思想的主干是仁政。围绕着仁政的推行,孟子展开了他的全部思想。孟子之所以认定仁政是天下政治的惟一正道,从人自身来说是基于人性的本善。孟子的性善论并不是从人类学的角度研究人,而是从道德哲学的角度入手,为他的伦理学建立哲学基础。既然人的本性为善,那么,每个人就都有着先天的做善事、成善人的基础,甚至都有着成为圣人、造福人类的义务。孟子强调善的重要性,说明了恶的作用是存在的。但是,对于恶的来源,孟子始终没有明确的说明,只是隐约暗示可能是环境使“恶”得以产生,但为什么人的外部环境就会产生“恶”,孟子则没有进一步加以说明,这就导致了儒家内部以至整个中国古代哲学领域在人性论上的无休止地争论。

  荀子的思想兼收王霸之道,并重礼义法度,抽出了“隆礼重法”的思想,力图弥补传统儒、法两家的不足之处。荀子思想对“法”的重视,与他对人性的看法有着直接的关系。荀子主张人性本恶,这也是荀子思想的哲学基础。

  荀子未能与孟子谋面。但是,孟子在世时常在齐国,他的思想在齐鲁地区影响很大。荀子游历齐国,不可能接触不到孟子的思想。面对连绵不断的战争和望不到尽头的政治混乱,很难让荀子这样的性格坚毅的人相信人的本性是善良的。所以,荀子坚定地主张人性为恶,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化性起伪、尊师重道的整体思想。

  《性恶》篇的开首就说,“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为什么说人性是恶的呢?荀子注意到,人生来就有争利之心、耳目之欲,如果对此不加任何约束,这就是丑恶和罪恶的表现。

  从人的成长历程来看,婴儿时期最能体现人的本性,但婴儿的表现却最好地证明了人性之恶。荀子说,婴儿饿了就哭闹,根本不在意父母的情形,这与成年人犯罪行为的表现是一致的。长大成人之后,经过了父母的教育,社会的,陶的约束,人们才能考虑到其他人的想法和利益,做出良善之事。这就充分证明,人本性是恶的,善是受教育、受约束的结果。

  荀子的性恶论,既有现实的促动、内在的思索,也有像孟子所主张的性善论的激发。用人性的善与恶解释人的思想和行为的善与恶,一直上升到解释国家政治的得与失,这是先秦儒学的一大思想贡献。在孟子和荀子之前,思想家和政治家们更多地是从环境的变化、环境与人,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中解释人的行为的善与恶、政治行为的得与失的相关问题。孟子和荀子更深一步,从人的本性上做文章,试图从根本上解决善与恶的问题。孟、荀的人性论尽管未能彻底解决他们想要解决的问题,但却为后世学者对人性问题的探索和研究开了先河。

  在整个儒学史上,孟子的地位虽然不及孔子,但他也有自己的长处。严格来说,孟子是儒家学派的实际建立者。虽然孔子弟子光大了孔子的学说,但孔学与儒学是有区别的。在孔子弟子的时代,孔学内部百花齐放。可到了孟子时代,出于抵制其他学派冲击的需要,以及孟子本人的学术倾向,孟子特别强调了由曾子经过子思传递而来的偏重于内省的孔学,并最终使孔学逐渐丧失了它的面向实际政治和现实生活的一面,成为一种纯学术的学问,即儒学。而孟学之所以在宋明理学的时代备受推崇,甚至超过了孔学的影响,也是因为孟学具有更强烈的唯心倾向。这样评论孟学并没有贬损孟子的意思,而是想进一步突出孟学的思想特色。

  荀子及其思想在秦汉之际很受学者们的重视,对当时的政治也很有影响,直到隋唐之世,荀子还以其博识深思而受到学者们的推崇。最有影响的《荀子》的版本,就是唐代学者杨??的《荀子》注本。两宋以后,由于理学大盛,荀子的思想逐渐受到理学家们的贬斥,这主要是因为荀子的讲求实效的学说与理学的浮妄作风格格不入。到了清代,理学开始衰败,实学兴起,荀子之学又重新受到了重视。近现代以来,荀子思想越来越引人注目,甚至有人称之为“荀学”。我们相信,随之对于《荀子》和荀子思想研究的不断深入,荀学的影响一定会一日高过一日。光芒四射的荀学不仅是三晋文化的一朵奇葩,也是中国思想史上不可缺或的重要内容。(本文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