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全天走势图 > 孔子 >

礼究竟是什么样?十句话读懂孔子的礼

2018-08-10 09:27

  孔子毕生致力于恢复周礼,他希望借助周礼重新建立井然有序的制度,也希望人人以礼调和社会。正如孔子的弟子有子所说,礼之用,和为贵。那么,在孔子眼里,礼究竟是什么样的?怎么样才算是礼?

  鲁人林放问礼的本质是什么,孔子对这个问题,表示了极大的兴趣,他回答说,就一般的礼仪说,与其铺张浪费,不如朴素俭约;就丧礼说,与其追求周备的仪式,不如内心真正哀伤。因为礼本于人心之仁,表露在外,就是礼。奢者易者,只注重形式外表,流于浮华,不若俭者戚者质朴而保有内心。

  《礼记·檀弓》中记载了子路的一段话,他曾经听孔子说丧礼与其哀不足而礼有余也,不若礼不足而哀有余也,祭礼与其敬不足而礼有余也,不若礼不足而敬有余也。与此言同义,所注重的还应该是礼本乎心。

  能够用礼让来治理国家吗?这有什么困难呢?如果不能用礼让来治理国家,又怎样来对待礼仪呢?孔子在这里,提到了礼的一个重要方面,让。礼之用,和为贵。礼既包括外面所表现出的敬,又包括内心所有的和,外敬内和,知敬能和,就必然有让。礼在人与人相处之时必不可少,让也同样。有礼无让,那还叫礼吗?

  玉帛,是礼所用之物;钟鼓,是乐所用之物。那我们说礼、说乐,难道就是指玉帛这些物品吗?就是指钟鼓这些乐器吗?孔子虽没有给出答案,但其意思很明显:并非如此。人先有恭敬之心而将之以玉帛,这才有礼;人先有和气之心而发之以钟鼓,这才有乐。礼乐还是本乎心,还是在于内心的敬、和。如果遗其本而专事其末,徒有其表,玉帛和钟鼓哪里能成为礼乐的代表呢?

  君子广泛地学习文献,再用礼节来加以约束,也就可以不至于离经叛道了。一是文、一是礼,博文始能会通,然后知其真义,约礼方可归之于己,然后付诸实践。博约并进,文礼兼修,自然不可能背于道。颜渊就曾说孔子循循善诱,博我以文,约我以礼,使颜渊在博文约礼之中沿着道路逐步向前。

  这一句话出现在颜渊问孔子何为仁的时候,孔子对自己所说的克己复礼为仁的进一步解答。孔子要求克己复礼,即克制自己的欲望,规范自己的行为,使言语行动都合乎礼仪规范。即君子是需要用礼来加以约束的,也就是上文说的约之以礼。怎么约?具体来讲,就是四个非礼勿,不合乎礼的不看、不听、不说、不做。将视、听、言、动都归之于礼,并不是说只在社会礼俗中循规蹈矩,而是于约束之中见心的自由,于恭敬辞让之中见心的高明,将自己的心充斥于天地,与天地相通,天下归仁焉。

  孔子这样说:注重容貌态度的端庄却不知礼,就未免劳倦;只知谨慎却不知礼,就流于畏葸懦弱;专凭敢作敢为而不知礼,就会盲动闯祸;心直口快却不知礼,就会尖刻刺人。恭、慎、勇、直无疑是四种好品质,但是如果无礼,就会变得劳、葸、乱、绞,算不上美行了;如果没有礼来约束,不知礼,原本好的德行也只能见到它的不好之处了。可见知礼、约礼的必要性。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孔子认为《诗经》的诗都出自诗人至情流露,本于性情,在吟咏之间,抑扬顿挫,感人易人,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所以是兴于诗。礼以恭敬辞让为本,君子修身立本离不开礼,学之可以卓然自立、不为事物动摇,因此立于礼。乐者尽善尽美,其内容和本质都离不开礼,可以养性情、涤邪祟,义精仁熟而且和顺于道者,每闻乐而有所得,因此成于乐。这句话可见孔子重诗教和重礼乐。

  上文孔子说了立于礼,而在教导儿子伯鱼之时,孔子也再次重申了这一点:不学礼,无以立。礼,恭敬辞让、恭俭庄敬,于政治而言是君子必知的礼仪,于社会而言是君子立身之本,于个人修养而言是君子修身之要。人不知礼,耳目无所加,手足无所措,如何自立为人?在《尧曰》中,孔子又一次说了,不知礼,无以立也。由此可见,在孔子看来,礼对于君子的立十分重要。

  在先进和后进的人里面选取人才,孔子是怎么看的?他说:先学习礼乐而后做官的是未曾有过爵禄的一般人,先有了官位而后学习礼乐的是卿大夫的子弟。如果要我选用人才,我主张选用先学习礼乐的人。为什么?孔子是主张学而优则仕的人,即进修学业有余力就可做官,在他看来,学而优是出仕的前提,是要先学习礼乐,为官之前的学习是必备基础,因为有些是边干边学学不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