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全天走势图 > 老子 >

儿子奉旨劝老子少喝酒却被老子打屁股

2018-07-28 17:58

  儿子奉旨劝老子少喝酒却被老子打屁股 “萧规曹随”,说的就是曹相国谨遵萧相国制定的法规,喝酒也能治天下的故事。曹参,秦末泗水沛县(今属江苏)人,秦时

  “萧规曹随”,说的就是曹相国谨遵萧相国制定的法规,喝酒也能治天下的故事。曹参,秦末泗水沛县(今属江苏)人,秦时任沛县狱掾,执掌刑狱之事,与萧何同县为吏,汉时继萧何之后任汉朝第二任相国。他与汉高祖刘邦一起出生入死打天下,为汉朝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据《史记.曹相国世家》记载:“参功:凡下二国,县一百二十二;得王二人,相三人,将军六人,大莫敖,郡守,司马,侯,御史各一人。”他攻城略地,所向披靡,身被创伤七十余处。在论功行赏时,因刘邦认为萧何是“功人”,其余是“功狗”,所以他名列萧何之后,排第二位,被封为平阳侯。汉五年(公元前202年),刘邦夺齐王韩信印,改其为楚王后,即封曹参为齐丞相,派去辅佐新任齐王的长子刘肥。

  曹参到了齐国后,便召集长老和儒生,征求“安集百姓”的办法,众人各言其是,百家争鸣,却无定策。尔后,曹参听说胶西盖公善长黄老之术,即派人执厚礼请盖公出山。盖公一语道破济世之术:“治道贵清静,而民自定。老子说:不欲以静,天下将自正。”这治世的道理,贵在清静无欲。也就是应按照自然规律,顺其自然地发展,不要刻意去改变它。只要顺其自然,万事万物就会平静地生长发展,天下万民就会自然安定。这就是盖公用黄老之术对曹参的点拨。曹参在齐为相九年,按照黄老“无为而治”的思想,制定各项不扰民政策,故齐地大治,齐国百姓过上了安稳太平的日子。所以,齐国百姓都称曹参为贤相。

  汉惠帝二年(公元前193年),汉相国萧何去世,曹参继任。曹相国上任后,没有“新官上任三把火”搞新花样,而是继承萧相国的安邦国策,“举是无所变更,一遵萧何约束”。与此同时,曹参还从郡国官吏中提拔老成持重的人做丞相助手,贬斥那些说话行文苛刻深求,只重虚名,不务实事的官员。在解决了治国方略和执行政策的干部后,曹相国就开始喝酒治天下了。“日夜饮醇酒。卿大夫之下吏及宾客见参不事事,来者皆欲有言。至者,参辄饮以醇酒。间之,欲有所言,复饮之,醉而后去,终莫得开说,以为常。”(见《史记.曹相国世家》)这里说的就是曹相国没日没夜地喝好酒。卿大夫以下的官员以及宾客见相国只喝酒不理事,来见他的人都想劝谏他。可只要客人一到,曹相国就拿出美酒来给他们喝,中间稍一歇息,有人想说点什么,曹相国就又让他们接着喝,直至喝醉后离去,始终没人能开口劝谏。这样都习以为常了。

  曹参为人宽缓能容,见人小过失,使替他掩饰遮盖。相府中上下相亲,安然无事。汉惠帝刘盈见曹相国如此情形,不由得有一些担忧,疑心曹相国是不是看自己年轻,才如此疏散。于是,刘盈便对曹参的儿子中大夫曹窋说:“你回去悄悄问问你父亲,就说:高皇帝刚刚去世,皇上继位不久,全仰仗您维持,现在您却只知饮酒,无所事事,如何能思虑天下安危?不过,你要记住,千万不要说是我让你问的。”曹窋趁洗沐休假之日回家,在陪父亲聊天时,顺便把惠帝的意思变成自己的话来劝说父亲。曹参一听大怒,立马打了儿子二百板屁股。说:“赶快进宫去尽你的职责吧!天下大事,也是你可以乱说的吗?”上朝时,惠帝责备曹参:“上次曹窋是遵照我的意思来规劝您的,为何要责罚他?”曹参立刻脱帽谢罪,并说:“请陛下想一想,在圣明英武上,您和高皇帝谁强?”惠帝说:“我怎敢与先帝相比。”曹参又说:“陛下看我与萧何谁更贤能?”惠帝说:“您的才能好像也不如萧何。”曹参说:“对啊,陛下这番话很对!高皇帝与萧何平定天下,明订法令,具备规模。如今只需陛下垂拱在朝,臣等谨守各自职责,遵循原有法度而不随意更改,便算是承继先人了。难道还想胜过一筹吗?”惠帝说:“那好,您继续享受美酒去吧!”

  曹参为汉相国三年,谨守萧何之法度,并运用黄老“无为而治”之术来掌握政策,治理国家。他以平和的心态分析存在的问题,以平静平缓的方法处理出现的矛盾,为未来的“文景之治”奠定了基础,开启了“无为而治”的先河。

  “无为而治”的核心思想是:“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当然,“无为”不是“不作为”。而是不要整天去琢磨如何教育、指挥和折腾老百姓,只要百姓遵守法度,该做什么做什么,就行了。这样,你不去折腾,百姓的品行自会端正;你不去扰民,百姓的生活自会富裕;你不去腐败,社会的风气自会纯朴。“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就是这个道理。

  曹参先把这一学说试用于齐国,后又成功地运用于整个国家的治理。汉初的几任皇帝,恪守如一,历数十年不变。结果,粮仓里的粮食堆满了,国库里串钱的绳子烂掉了。汉初有民谣唱:“萧何定法律,明白又整齐;曹参接任后,遵守不偏离。施政贵清静,百姓心欢喜。”这就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萧规曹随”。司马迁在《史记.曹相国世家》中是这样评论曹参的:“参为汉相国,清静极言合道,然百姓离秦之酷后,参与休息无为,故天下俱称其美矣。”就是说,身为汉朝相国的曹参,以清静无为的方法治国,极合黄老之道。在百姓经历了秦的横征暴敛、严刑酷法之后,曹参能让人民休养生息,不去瞎折腾。所以,天下都赞扬他的美德。

  看来,曹相国喝酒可不是因为贪杯,也不是贪官污吏的花天酒地,曹相国喝酒自有喝酒的道理。本来,喝酒与治国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可曹相国却把这两个毫不相干的事情通过“无为而治”,运用得如此娴熟,并开创了“萧规曹随”、“无为而治”,喝酒治天下的先例。这让人不得不对曹相国佩服倍至,不得不对黄老“无为而治”的思想肃然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