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全天走势图 > 老子 >

梁文道:《老子》怎么成了养生书?

2018-08-05 12:09

  细心的朋友可能会发现,这几集的节目录制地点是北京的东岳庙附近,这座道教的庙宇里面供奉的神像非常多。

  原来道教的神之所以看起来特别多,是因为同一个神常常有很多种不同的化身,老子就有许多种化身。但《老子》这本书,却是道教中不变的经典。

  《老子》这本书是怎样变成一本养生书的呢?每个人都听过的“道可道,非常道”,究竟是什么意思?来听道长这集的讲述吧。

  道教里面的神非常之多,但是正如所有的多神宗教一样,这些看起来你数也数不完、记也记不清的神,他们之间的关系,有时候不一定像我们表面上看的那么复杂,因为常常一个神会在某个场合下,化身成为另一个神,就是好几个神其实都是同一个神化身出来的。

  而这些神也会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化身成不同的样派、相貌、角色。比如说老子,在历史、传说之中,就化身过好几个不同的形态出现。这种化身,在专业术语里面可以叫做化现,也可以叫作应现,还可以叫作权现。

  这个观念其实原来是来自佛教,比如说菩萨会变身,他会化身成不同样子的人物出现,这种化身就叫应现,应机而现。权现,这个权力的权在这儿就是,我权宜方便地现出这样的样态。在中国这里,我们透过儒道的交流,复杂的关系之后,也逐渐出现了种种不同的化身应现,甚至佛道之间,彼此也可以有自己的一个应现、权现或者化现。

  老子神奇地变化那么多次,但是有一样事情是不变的,那就是大家都相信《老子》这部书,它是一个历史上决定性的一部书。那么这部书,它是怎么样会变成道教里面的一个根本的经典呢?这个历史,我们就要追溯“老子学”自己的演变。

  首先我们先谈老子为什么会被神化了,我们可能永远没办法确知,一开始老子是怎么被神话化的。但是我们可以发现,在老子的书里面有一个特点:就是他讲道的时候,他讲了很多的道理,都不是一些专门的、个别的、具体的事,他讲的是具有宇宙普遍性的大道理。

  那么这样一个大道理,谁在讲呢?《老子》这本书里面,常常出现“吾”跟“我”这样第一人称的自述,这个第一人称在讲这些普遍的大道。

  于是我们就会有一个感觉:这个能够在书里面以第一人称方式出现,讲出自己对道的体会、感受的这个人,他不是一般的人,他必然是个得道者,他能够解释道、他能够说道。因此《老子》这本书,内在的已经包含了一个能够让老子神话化的一个因素。

  但是光是这样子还是不够,因为《老子》这部书,或者说我们看到西汉初年黄老之学,跟我们现在所知道的道教之间的关系还是很遥远。它是怎么变到这个地步呢?一开始是这样,关于老子的研究,已故的道家研究专家王明先生有个很有名的讲法。

  他粗略地说:大概在西汉初年的时候,老学是所谓的黄老之学。黄老之学,简单地讲,就是一种关于治国的、搞政治、搞策略的这么一种方术。他基本的原则是讲为政要无为而治,但是底下有很多的、种种的策略,这叫黄老之学,一开始《老子》被当成这样子的学问。

  到了西汉末到东汉中期的时候,《老子》就被转化出一种关于修身养性、为人处事的学问。那么到了三国年代的时候,谈老子基本上都是沿着有名的王弼他所诠释出来的路子,是讲玄学、是讲哲学的。

  所以老学在几百年间,经过不同的重点强调时期,我们要关注的就是中间那个阶段——东汉为主的那个阶段。在那个阶段,《老子》这部书,被决定性地当成了一个关于养生的书来看。而且这个养生还不是一般的养生,不止是让你延年益寿、健康百岁,它甚至能够让你养到一个地步,是几近于要修仙成真的地步,至少它要保证你能够长生不死。

  那《老子》原来有这些元素吗?我们很难说没有,但是你也很难说《老子》这部书谈的就只是这些内容。但是无论如何,在东汉中期的时候,就出现了这么一个潮流,而这个潮流就开启了后来整个道教的一个很重要的根源。

  战国时代的中国人开始相信有神仙、开始相信有不死这回事。到了汉朝的时候,我们一直都看到很多人怎么样想求不死的方法。秦始皇派人到海外仙山寻不死之药,汉武帝找人炼丹,想炼出不死之药,都想长生不死。长生不死这个东西,在那个年代是一种很特殊的东西,它是你必须要很有钱、很有权,才能够去追求的。

  因为就像炼丹要用金,一般老百姓哪来那么多的金呢?你说要到海外求仙山,一般老百姓怎么样离乡背井去海外求仙山呢?所以一般老百姓他做不到这个,但是我们所有人也都怕死,特别是在东汉中期到末期的时候,天下大乱,社会秩序很不稳定,我们都需要一个安定的心智、一个让人心安定下来的信仰,让我相信我也可以不死。

  那个东西是什么呢?就从对《老子》的解读,讲长生之术开始,这个时候就出现了一个很关键的转移,终于使得秦汉的所有的方术,变成了后来的道教。就是人可以不是再向神仙求药,不是到一个外在的地方,到一座山上,去求一个不死的方子,而是怎么样呢?是透过我个人的努力、修炼,而达到不死的地步。

  当然这里面还包括很多不同的东西,比如说要有符咒,有时候要喝符水,通过各种各样的忏悔来净化自己。但是无论如何,这些都是我们每个人做得到的事,而且是我们每个人可以努力获得的事情。这个就是从老子到道教之间的一个关键时期。

  说到《老子》这本书,怎么样从黄老治术一下子变成一个讲养生长寿之道呢?那么就必须要介绍《老子》一个很经典的注本,那就是河上公注本。我们一起来读一读这一段,我们全中国人都知道的老子《道德经》的开头。

  【河上公注】非自然常在之名也。常名当如婴儿之未言,鸡子之未分,明珠在蚌中,美玉处石间,内虽昭昭,外如愚顽。

  在河上公注本里面,他开宗明义就说:道可道,可以说明白的、可以说出来那个道,它不是常道。但是他说那个道是什么?可道之道是经术政教之道,恰恰就是以前西汉初年在讲黄老治术的时候讲的那种道。但是在河上公注本这里,他说那个根本就不叫常道,真正的常道是什么呢?他说是一种要能够养神、安民、含光藏晖、灭迹匿端、不可称道的道,这个才叫做道。

  从这里面就看到,一开始河上公注本就把老子整个做了一个很大的转向,他不是不再关心天下大事、不是不关心政治,他还要讲安民、还要讲养民,但是他同时更加强调的却是养生跟养神。

  上回跟大家讲过的是《老子想尔注》,《老子想尔注》是一个正儿八经的一个道教版本的《老子》解读。河上公注本则不是那么完全的有道教色彩,但是却被后来的道教认为是——身为道中人,不可不读的基本圣典。

  《老子河上公注》是现存成书较早的,影响较大的《老子道德经》注本,相传为河上公或河上丈人新撰。

  然后这里面就说到,名可名,非常名——就是说非自然常在之名也。他接着提出来一个很重要的话:无名,天地之始。一开始天地开头是没有名的。无名是什么?他说无名者,其实就是道。道为什么没有名字呢?一开始宇宙初开,那个大道为什么没有名字呢?

  是这样的,道这个东西,是在天地之前,当世间什么都没有、是虚无的时候,就已经有道。而这个道,它是不具形体的,但是它又能够化生万世万物出来。从无到有之间,这个转换,最重要的就是道。

  但是严格地讲,在这里面所包含的一种汉朝独有的一种,我们叫作气化宇宙论的世界观里面,道并不是完全的从无中生有创造这个世界。所谓创造的过程不是无中生有,是由一个有,再到有。由虚无下来,这就是由有到有了。怎么有出来的呢?就是靠气。而这个气,作为道的一个特征跟表现,它一开始是一个浑元一体的,是没有形状的。

  由于它没有形状,所以它才没有名字。为什么说没有形状就没有名字呢?有形状的东西,你才能够仔细辨识出来,指出那是什么东西。但是假如它没有形状,你就不可以辨识,不可以指认,也就无法一一命名。所以道一开始是没有名字的。

  那么再下来,就说到这个道的一个特点——始者道本也。道是一开始就有的东西。它吐气布化,出于虚无,为天地本始也。这番话也相当重要。气这个字就出现了。汉朝人的宇宙观,是认为世间万物都是由气来构成的,那么这就是一个典型的汉朝的想法在读《老子》。就把这个道,解释为是气,而这个气出于虚无,慢慢构成这个世界。

  接下去,我们还可以在河上公注本里面看到一些很重要的观念:这个道一开始是一,一生二,二就是阴阳。二之后就是三了。三是三种气。哪三种气呢?就是清,浊,还有和,这个清、浊、和分别代表的是什么呢?

  清,这种气往上一飘,那就是天;浊,往下一沉那就是地;清浊两种气交叉综合,那就是人。所谓天地人三才就具备在这个观念里面了。

  所以让我们再重复一遍:一,道生一。然后一生二,那是阴阳两仪。两仪再化出三,有了天、地、人,这三之后他们就互相交互地再生出世间我们所见到的万物。而在这个万物当中,世界上这么多东西,它们跟原来那个道是什么关系呢?那就是靠气来贯通其间,气是贯通世界上所有的事情,以至于道之间的一个桥梁。

  这个气,它既是构成了我们万事万物的一个基础、一个物质性的构成条件,同时也有它的规律性。因为气本身是有一定的向量的,像我们刚才讲的清跟浊,清我们就想起来是往上清、飞上去,浊是往下沉。

  由于这个气衍生到三气这个层次之后,它演化出具有不同的向量的一种趋势,因此它会一直地动下去,动下去的时候就是有规律的。那么所以宇宙之间,所有的事情都透过气被道规约着。道是一套法则规律,但是道同时又是构成万事万物的基础。

  在这个观念里面,我们讲来讲去,这个气它其实是一个物质性的东西。所以气化宇宙论,是一种物质上面来解释世界的一种宇宙论跟世界观,而如果用这个东西来解《老子》,你就会把这个道特别注重它的一个物质面向,但是当然,它不只是有物质面向。我们下次再跟大家聊。

  鲤鱼:道长,看您节目录制时所翻的书上有很多便签条,请问您读书时是如何做笔记的,又是如何归纳的?做节目时和独自阅读时所用的方法是不一样的吗?

  宝玉梦中吐露心声,一旁的宝钗作何反应?大观园中的“护花使者”也会被一个女伶嫌弃?曹雪芹如何通过语言描绘贾蔷和龄官之间的小儿女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