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全天走势图 > 老子 >

老子云创始人:投资上亿研发互联网通用技术

2018-08-10 09:24

  互联网现在不是联的问题, 核心是如何提高生产效率和全新的体验,这只有靠技术创新!譬如,吴晓波是讲新零售讲得最好的!无交互,非渠道,无数据,非渠道,无体验,非渠道...重建与消费者的关系,产生交互和数据,带来体验,才叫新零售。

  今天小编有幸对话眸瑞科技老子云创始人李韬。交流伊始,他开门见山发出上述感慨。下面,让我们一起通过韬哥自述的创业故事,来感受一场头脑风暴和思想盛宴。

  天生就是一个爱折腾的人世上大概有两种人,一种人毕生致力于拥有,另一种人毕生致力于有所作为。我是一个爱折腾的人,我整个的商业生涯没有一个项目是跟风做的,都是创新创造。庆幸的是这些创新项目80%都是成功的。

  自1996年在北京代理八达岭长城广告,赚了第一桶金后,就回来做起了制造业。因为根雕工厂一场火,我萌生了要把活性炭做成炭雕的念头。这就是我创新的第一个产品——金乌炭雕。金乌炭雕就算再好,毕竟不是生活必需品,不能给更多的人带来关怀和服务。所以,2012年我投身建材,做起了新型环保建材;2016年,我创立眸瑞科技,旗下的老子云智能化数字实物云计算平台,是我目前所有创新创业中,经验、资金和资源投入最大的项目。

  中年大叔的互联网情结和梦想我不认为我是互联网人,但我确实有互联网情结。九零年代我曾经在北大方正工作过几年,与很多互联网的前辈交流过,包括北大方正、联想、雅虎等创始人的讲座我都认真地去听、去分析。一直待在传统企业的我并不甘心,无数个日夜,深埋在内心的互联网情结化身创业的种子,逐渐萌芽,生根,壮大,我坚信必将根深叶茂。

  很多大佬讲,互联网已经到了下半场。我的确不知道互联网全场哪是终点,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互联网真正重要的东西是通用技术。互联网分为互联网技术和互联网+,在互联网+的商业模式上,我肯定是玩不过年轻人的,我只能试着做做互联网通用技术。我最敬仰的人是华为总裁任正非,现在我选择华为作为老子云的合作伙伴,与华为正式签订有关云主机和云存储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部分原因也是基于此。任正非48岁开始创业,我步入互联网行业时也刚好是48岁;任正非做的是互联网硬件,而我做的是互联网通用技术。

  为什么做互联网通用技术?我始终认为,承载人类文明的东西实际上就两样,一是以语言文字承载的制度、文化、理念(宗教),另一个是以器物(实物)承载的科学与技术。现在的互联网实物呈现方式还停留在图像+视频+语言文字的时代,只能见到照片和视频。但现实生活中的东西不只是要看得见,而是要试用,要打得开,可交互,可匹配场景,使用者可参与设计制造...所以我选择了做一个互联网公司,做了一个把一切实物弄到手机上的AMRT技术。

  市场“痛点”即是商业“痒点”目前市场面临的痛点问题很多,譬如营销痛点。所有的广告营销内容信息除了图片、文字、视频就没有别的方式了。有了我们的技术,大众就可以把任何实物在手机上进行试用,能够从消费者的逻辑,把商品的卖点表达得更清楚,让消费者在他的使用场景中间去试用、去匹配、去玩......

  第二个是沟通的痛点。小视频,图片都不是第三方能够实时参与进去的,消费者不能跟小视频和图片进行交互。在生活中间,很多东西是需要多人随时随地交流的,比如在设计制造的过程中,设计师要不断地跟厂家、销售者、用户实时沟通,电脑做不到随时放在手上,想要随时随地地沟通,只有在手机上才能实现。更好的沟通渠道,能为商品定制化奠定基础。

  譬如还有展示交互的痛点。智慧城市、工业仿真等行业,现在最大的难处就是随时随地地对实物进行物理化数字呈现,没有攻克这一难关,智慧城市等都不能被大众所应用,只是一个小范围的自嗨。比方说,京东APP里面也有三维的商品,问题在于只能基于一个中心点进行720°旋转展示,跟视频没什么区别。老子云能解决的是,用户直接在APP里面就能打开冰箱、知道尺寸、可以模拟存放食物进去,并且把冰箱存到用户自己的产品中心,想要装修就拖到装修方案里面去。这个,就是眸瑞科技要真正研发并进行实际应用的互联网技术,也是我商业生涯最大的“痒点”。

  当我们做较小的决定时,可以拍脑袋,可以依靠自己的大脑权衡利弊。但凡做大的决定时,我们就应该依靠自己的直觉,因为最重要的决定必须以自己心灵深处的最大需求作为依据。

  解决“痛点”,释放“痒点”的过程是痛苦的。当“让一切3D实物在移动端拖得动、有尺寸、可交互,能匹配用户使用场景”的需求提出时,海外研发团队跟我预估的开发费用是4000万,两年半做成。一开始准备做一个3D压缩插件,如果我后来没有转变思路的线D压缩插件,现在赚回来的钱,都应该有几亿了吧。

  压缩算法做成之后,我就做自动化,通过做一个家装的应用,我们就发现这个自动化很重要了。考虑到很多行业要用,我就想做成云计算平台。海外员工最多的时候有30多人,他们都是老外,工资很高,国内有106位工程师,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要烧掉我一栋别墅,最少也要一个公寓。像这样的项目,很难拿到资本,因为资本没法对标,再说在没看到你技术成型之前,人们都只会认为这是一个神话。这就导致我必须卖掉自己的公司、房子和转让土地,来保证这个项目继续往前走。

  做云计算有两个危险期,第一个是技术周期长,这个时候很容易被人赶上甚至超越。另一个危险期是在技术的研发过程中,没有同时进行应用,就很容易出现黑障期。从最开始准备的4000万投资,到现在已经上亿了,其间艰辛与付出可想而知。好在我们是以自己心灵深处的最大需求作为依据,因而4年再苦再难,我们都能够坚持下来。但这条路,如果让我再重新选择一次,我还是会这么走。

  今年11月份,通过老子云应用开发的家装DSS项目将完成落地,届时将为家装公司提供一套完整的3D家装软件系统及一站式行业解决方案。设计师无需再依托第三方账号,就可在自己的软件系统设计,在移动端展示交互设计作品,直接和用户对接。在广告营销方面,用我们的技术,将打造出完全区别于视频、图片、文字的3D营销内容,打造轻松的体验式、娱乐式营销,让用户在任何网页都可以打开,并实时交互。在服装行业,我们也将推出个性化、定制化的行业解决方案。

  1个疯子带着1群傻子,干了1件牛B的事!伟大的事业,往往是一群平凡人发起的。读一个本科需要4年,为什么不是3年,2年,而是4年?搞一个 核心技术开发也需要一个周期,现在全世界公认的标准时间是10000个小时。团队跟我一个“老司机”一起走了4年,大家肯定都是从打工开始的。人走人留,随着老子云项目的上线,团队最终只留下海外团队5人,国内团队40人,坚守至今的这个团队,都是能跟着我拼命的,8月1日老子云全功能成功上线,就是历史见证。

  一个员工在公司呆两年才会有归属感、忠诚度,可能有两个事情很重要,第一个是他做出了超越自己能力的事情;第二个就是他看到了自己的努力,获得了期望的回报。我敢肯定的是,在眸瑞一直坚持留下来的人都将成为公司的股东。我们这个团队都是计算机专业的本科生或是硕士生,海外团队都是计算机方面的专家,平均年龄将近46岁,都是经验丰富的底层算法工程师。在4年的联系中,国内团队不断地与海外团队沟通学习,无意间就读了个博士了,由此可见,将军确实都是打出来的。

  我认为团队现在有三个优点,第一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都有人出来负责任;第二个就是,所有人都在一个大办公室,沟通无障碍,站起来就可以开会,在走廊会议室随时都可以谈论问题;第三个是现在大家都有很强的用户意识,做了手上每家,赛物圈等落地的试验项目,加上我不断地跟他们谈及每一个行业的应用,促使我们团队都能从用户的角度出发,这样做出来东西,才有了灵魂和生命。

  拥抱个性化定制,走向物联网共享21世纪的互联网时代是个万物生长,万物迸发的时代。200年前的18世纪,一年就是一年;20多年前的互联网 革命起步期,一月就是一年;如今的互联网 革命爆发时段,几乎可以说一天就是一年。随着摩尔定律被突破,数字化,智能化,5G的到来,随着重组创新,指数级大数据增长并接近免费,互联网将连接万物,走向物联网。

  要万物相连,再进一步连接互联网,就必须让“物”认识“物”。万物的结构、材质、尺寸,相互的匹配,功能的交互都必须呈现在移动互联网上。老子云所做的,就是通过技术在各行各业的应用,完成对大数据的采集与分析,实现实物设计制造走向智能化、普惠化。未来,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各取所需,真正做到所想即所见、所见即所得。

  老子云智能化数字实物平台简介2013年9月,创始人李韬委托资深技术工程师夏宇翔在欧洲组建的“AMRT工作室”(先在德国法兰克福,后搬到英国伦敦)是眸瑞科技的前身。

  2016年7月,长沙眸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并于2016年11月完成压缩还原到移动端的自动化。

  2017年4月和6月,眸瑞科技分别在中国北京和AWE美国硅谷站发布AMRT技术系统,着力对接种子用户需求,以实用为 核心理念埋头开发以AMRT技术系统为基础的“老子云”智能化数字实物云计算平台。

  老子云平台是全球首家智能化数字实物云计算平台,致力于以云建模、云压缩、云烘焙、云端资源存储于一体的方式,实现2D户型图纸自动建模、3D模型自动输出至移动端、PC端、Web端,老子云平台的 核心技术为AMRT(自动化移动现实技术)——一种能在多端进行展示和交互的通用技术。

  老子云为全行业提供3D数字模型移动端、PC端、Web端的展示和交互的全套解决方案。新上线的老子云平台可实现的功能性服务包括:CAD户型图纸自动化建模服务、3D模型自动化高保真压缩服务、模型管理系统、全面的API/SDK服务及定制开发服务、AMRT算力服务虚拟化、模型对象存储服务。满足智慧城市、工业仿真、电子商务、房地产、游戏、家装家居设计、医疗等各行业的个性化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