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全天走势图 > 老子 >

匠心巧手 点石成金

2018-08-21 15:11

  好石还需巧手雕。有了好材料,还需慧眼、匠心和巧手,方能“点石成金”。历史上的名胜古迹、文玩古物,都因为文人的赋诗而闻名于世。同样,国石文化也因为有文人墨客的青睐而备受世人关注。今天,在当代大师的刻刀下,国石文化与传统书画融会贯通,在现代的故事之中彰显出文化积淀的美感。

  山因石而显誉,石以山而闻名。寿山石因产于福建省福州市寿山乡而得名,其质地优美,晶莹脂润,纹理含情,一直深受历代文人雅士的喜爱,千年来形成了博大精深的寿山石文化。2006年,寿山石雕列入国务院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寿山石质地优美,品种丰富,是雕刻工艺品的上乘材料。按产地的不同,寿山石分为田坑、水坑、山坑三大类,细数石种达100多种。其中以田坑石中的田黄石最为珍贵,民间常言“一两田黄十两金”,故也被尊为“石王”。

  据考古发现,早在4000年前的新时代末期寿山石就被先人制成石镞、石凿;南朝时期出土的“石刻猪”也有着1500多年的历史。而寿山石所独有的艺术性,则成为了文人们寄托情怀的理想载体,如王冕以“钟乳石”入印,寿山石章应运而生,由此开启了寿山石三百余年的赏玩历史;乾隆皇帝的《田黄三链章》,以三条田黄石链所连接而成,其工精艺巧,堪称国宝。时至今日,博大精深的寿山石热度依然高涨,当代国家级大师也以其精湛的雕刻工艺创造出了大量佳作。“人生百态,艺生百相”,随着新时代的技艺提升,寿山石亦将跨入一个新的境界。

  将带有瑕疵的原石因材施雕,巧妙地把残缺变为美的一部分,在《银河会》中,荔枝冻石中大块的黑色杂质被雕成了水牛,丝毫不显得突兀,反衬得浑然天成,人物的透白与水牛的黑石、面部的精细与衣衫的飘逸,在对比中更体现出牛郎织女细腻的爱情。石头虽然本无生命,但经过雕刻后便被赋予了诗情画意的生命,透射出儒、释、道三家的思想精髓。

  昌化石产自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上溪乡玉岩山,开采和雕刻历史始于战国,至今已2300多年。昌化石品种丰富,其中鸡血石雕刻艺术技艺独特,被誉为“国粹”。2007年被录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昌化石及其雕刻艺术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人文价值和艺术价值。

  昌化石的开采最早始于战国。2300多年前,战国墓中出土了一批用昌化石制作的扣合式剑鞘、兽面纹剑首、剑格等剑饰,剑饰上还有鸟篆文“越王”和“越王之子”。到宋朝时,由于书法艺术和篆刻艺术的成熟,昌化石作为上等印章石材,已享盛名。到元朝时,昌化石的运用更为广泛。元末诗人、画家王冕篆刻昌化石,开创了文人画家自篆自刻印章的历史。清朝历朝皇帝、后妃、达官显要均选昌化鸡血石作玺,被誉为“国宝”。“一方鸡血石,千载帝王诗”,则最能概括鸡血石的名贵。

  《老子出关》完整保留了红霞一片的鸡血,也寓意着紫气东来,山脚骑牛的老子悠然自得,历史典故被巧妙的凝刻到了鸡血石上。虽是讲述的春秋故事,但却暗示出与深圳的关系,老子远离故土出关云游,正如国石展将传统文化带入深圳,也恰与耕牛精神相符合。昌化石宜印而不宜雕,特别是皇室对其尤为钟爱,元明清的历代皇帝都将其作为玉玺,文人也喜爱将其作为自留印章,直至今日,各国元首对鸡血石章也依然青睐有加。千年历史见证,足以彰显出鸡血石的传世之美。

  巴林石产于内蒙古赤峰市,作为中华文明的重要发源地和少数民族聚集地之一,红山文化、草原青铜文化、契丹辽文化和蒙元文化在这里融合。巴林石历史悠久,文化内涵丰富。

  早在5000多年前的红山文化遗址和墓葬中,就有发现巴林石质器物,如现藏于巴林右旗博物馆的鸟形玉块、圆形石珠等。在内蒙古赤峰市西拉沐沦河上游,也发现了红山玉器的代表,如巴林石“猪龙”、巴林石“猪”及巴林石“鹄形勾云佩”。辽上京出土的印章和佩戴的饰物中,也有巴林石雕刻的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国玺;元明时期,已发展得初具规模,故成吉思汗还盛赞其为 “腾格里朝鲁”(蒙古族语:天赐之石)。

  草原粗犷与原始的特性,同样也存在于巴林石之中。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刘林阁与巴林石结缘很早,填补了塞北没有雕艺大师的空白,在潜心研究技术的同时,也伴随着巴林石的发展与兴盛。巴林石虽开采时间短,但却因其极高的品质为中国印章石描出精彩的一笔,在石雕中尤为注意创新与发展。

  在《马头琴》中,极富民族特色的人物与乐器跃然而出,音乐随着石头色彩的变化而跳动,让人不觉就受到感染。这种独特的石文化,营造了更为奇异的氛围,亦为四大国石增添了绚丽的色彩。

  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称的浙田县盛产青田石,在这座小小的山城之中,青田人和青田石雕相互成就,青田亦有了“石雕之乡”的美誉。青田石的种类繁多,色彩斑斓,于是关于青田石的生成便诞生了许多美丽的传说,这些传说为青田石增添了无限传奇的色彩,也为石雕创作提供了大量题材。青田奇石,惊世而出,让精彩的石文化永续流传。

  历史之外,青田石历来也受到不少文人的青睐。史料记载最早使用灯光冻的元代书画大家赵孟頫,开创了圆朱文印文体;印学开山祖师文彭结束了两千多年的铜印时代,开启了文人石章篆刻之风潮;乾隆皇帝八十大寿的贡品《宝典福书》和《元音寿碟》,以及现在珍藏于故宫博物院的千余方青田印章,不仅体现了其厚重的文人气息,更是奠定了其皇室御用的珍贵地位。

  这方惊世美石,至今仍然备受世人追捧。当代书画大家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等都十分钟爱青田石,由此托起了一个国际级最具权威的印学社团——西泠印社。因材施雕,善用巧色,作品以教科书般的技法,将青田石雕推上了中国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青田石雕历来擅长因色取巧,比如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刘宙在初见一块龙蛋石时,恰巧听闻阿炳的经历,与石头之间产生了奇妙的联系,将石头的颜色与材质匹配到题材的气质中:阿炳的忧伤仿佛融入了石头之中,山间的猴群也不自主地凝注聆听。透亮的冻石被雕成了一轮圆月,人物隐没于深色的硬岩之中,使作品散发出淡淡的情绪。(刘莎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