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全天走势图 > 孟子 >

文學陕軍》对话周公度 《浮生六记》日常之美与生死契阔

2018-08-05 12:10

  作家榜复活名著计划自2017年3月公布以来,引起媒体与读者的广泛热议。诗人周公度全译全注的白话版《浮生六记》,上市首月成为当当文学类最新畅销书;亚马逊图书销售总榜七八九三个月的冠军,其电子版更是一举成为文学新书销量冠军,各界读者好评如潮。

  《浮生六记》问世百年流传海内,被誉为“晚清小红楼梦”,迄今为止已经有两百多种版本并行于世。2016年秋冬两季,诗人周公度隐居在沈复故里苏州,花了大半年时间将《浮生六记》译成现代白话文,并尽力真正保留古文韵律之美,读来令人心旷神怡,新增1306条翔实注释,融合了丰富系统的人文知识。

  周公度:“从沈复对女性的态度、地方风物的惜爱、植物山石的用心、古代典籍的取舍、寺庙僧人的礼仪等方面,无不情深而近之,只是结构不如《红楼梦》繁复、庞大。《红楼梦》是一种繁华过后的凄凉,《浮生六记》则是一种布衣文人的日常哀矜,于普通世人更为切心。”

  周公度:首先机缘是出版社的邀约。他们认为我的诗歌、随笔的气质较为接近原著。其次,这本书是我早年阅读中印象深刻的一部,其语言之素美、用情之深挚、细节之坦荡,在学界有“晚清小红楼梦”之称。我对中国古代园艺的喜爱、研究,也是自这本书中的有关章节开始的。

  问:为了翻译《浮生六记》,你在沈复夫妇曾经住过的苏州居住了大约半年时间,你觉得这种体验对翻译有什么帮助?

  周公度:严格说是译注。对注释下的工夫超过译文。原文本是浅易晓畅的,但有很多园艺术语、地方名物、佛道法仪。强调“翻译”,是出版社为了读者更容易接受此书。让它不像以往的古籍那么令人生畏。研究一个古代的作家、学者,实地考察是最基本的工作。虽说时间已经过去两百年,但一座城市的气质与它的诗人、作家息息相关。在我年轻时,对苏州的印象是杜牧式的,烟花三月的扬州气息;唐伯虎式的,碧桃花树的场景。当在苏州胥门外居住下来,才能感觉到其实苏州是冯梦龙式的。杜牧与唐寅赋予的是文人的提神幻化,冯梦龙式的,则是桂枝儿兴致的,吴地山歌调性的,《喻世明言》等“三言”白话小说一样日常的。这完全契合了《浮生六记》的气质。流水庭院与晨光泻地的印象。如果不亲身体验,序言我可能会处理成宋词一样绮丽艳靡的。

  周公度:在于它细节上的日常之美与情感上的生死契阔。沈复当时只是苏州本地的一个布衣文人,靠做幕僚与园艺为生。妻子芸娘在世时,二人生计很是艰难,频频借贷于亲友,又坎坷流离,家庭屡遭变故,令人唏嘘。然而夫妇二人甘苦与共,自得其乐,并未自怨自艾。其间的这种平实、深情的细节如庭院小花一样真切呈现,拉近了与读者之间的距离。不像范仲淹、黄公望、顾炎武、归有光这些苏州文人令人望而推却,而是一个和唐伯虎一样才情与雅趣满满,但却籍籍无名的布衣文人,“真”是消除隔阂最为迅疾的方式。

  《浮生六记》自清末首次刊印至今,几乎每年都有再版。版本之多更是惊人地创了记录,是民国以来叙事散文类书籍第一名,已有两百多个版本,远超胡适、林语堂、徐志摩,包括现在热卖的张爱玲、沈从文等人。即便是民国时期,战争年代,此书的出版也没有中断。民国三十八年历史,这本书有六十多个版本。而且还由民国第一导演费穆改编成了舞台剧,在上海滩场场爆满。此后他还监制了同名电影。

  周公度:基本上符合预期。按当当、亚马逊等网站上的数据,已加印了十一次,过了25万册。我是研究佛教的,相信“种瓜得瓜”的原理。

  签约之前我看了十几个版本,注释版、原文版、白话版。包括苏州本土诗人作家的作品集,尤其是沈周的画集给我一个暗示,他绘画的气质与沈复文字很是接近,如何在行文上体现出沈周《卧游图册》的明丽清澈与《东庄图册》的欣然自在,是我应该谨慎处理的。之前学者的注译,也给了我很多启发,但多数学者可能没有实地去过苏州,只是沿袭以往的版本,使得很多地名、园林、风物的注释都是错误的。更大的问题是,古籍的译文在国内学界有一个通病,都是说明文的,《庄子》与《孟子》的译文风格是一样的、《墨子》与《韩非子》的译文气质形同一人。如此一来,阅读这些版本,就成了只是了解诸子叙说的故事,丢掉了韵味与气象。我尽力规避了这些问题。

  在这本书之前,我在写一部长篇,同时写《诗经译注》,每天推进一点。签约译注《浮生六记》后,就中断了以前的写作。我持续的研究主题是《诗经》、佛学与“三礼”。现在则回到了以前的写作计划上来。

  问:此前你还曾翻译鲍勃·迪伦的诗歌,与程璧针对她所翻译的《不畏风雨》进行了对谈,你怎么看待翻译在当下的新机会?

  周公度:对鲍勃·迪伦的翻译是在十年前。当时我主编一份诗歌杂志,业余时间翻译了七、八十首,只在《诗林》杂志上刊发过。当时还倍受圈内嘲笑,说迪伦的作品不是诗。他们对诗的理解太狭隘、保守了。在我的理解中,鲍勃·迪伦在美国,是与爱默生、惠特曼、狄金森一样,构成了美国文学源头的伟大诗人。我们几乎很难遇到这种生而伟大的人物,对那些与我们相处于同一时代的杰出人物,人们总是很容易否定他们,甚至施以打压。这太可悲了,他们可能不会明白,对星辰与花朵否定,时间久了,他们也就丢失了对美与智慧的判断能力。去年十月,鲍勃·迪伦获诺贝尔文学奖时,国内居然没有出过他的诗歌集。出版社约《鲍勃·迪伦诗歌集》译稿时,我很遗憾,也很庆幸。如果十年前我坚持翻译完了迪伦的作品集,并且出版了,以我的虚荣之盛,可能现在我还在做翻译。可能人生的轨迹都变化了。

  程璧是国内最具诗意的民谣歌手。她的随笔文字也很好,比国内很多专业作家还要好上一米多。她是在日本留学时,翻译宫泽贤治的诗歌《不畏风雨》也是从日语直译。谈话时,我只是站在对诗的辨识上,谈了一些宫泽贤治诗歌的价值与位置,以及歌手、作家、诗人译诗的优势。

  周公度:诗歌的写作是我的核心。市场也最小。二十多年来,我只出版了两本诗集,一本儿童诗集。童话的写作是源于有评论家说我的诗歌中有童话的因素,而且我发现很多杰出的作家也都有儿童文学作品,譬如叶芝、吉卜林、黑塞、海明威、希梅内斯等等,都给了我鼓励。童话的写作也会代谢文字中污浊的成分。近几年基本上每年一部儿童文学作品。

  翻译我已经做得很少了,年轻时我很想把《吉卜林诗集》《克里斯蒂娜·罗塞蒂诗集》译介过来。但十几年过去,写作的重心已经改变,没有精力顾及,只好有待他人译介了。

  小说的创作是我的秘密。十年前我就在准备写一部长篇。你看中外文学史中,那么多伟大的小说家都是诗人,我要好好努力一下。

  周公度诗人、作家。出生于1977年。曾主编刊物多年。著有诗集《夏日杂志》《食钵与星宇》《周公度诗选(西班牙语版)》;诗论《银杏种植——中国新诗二十四论》;随笔集《机器猫史话》;小说集《从八岁来》;儿童诗集《梦之国》翻译《鲍勃·迪伦诗歌集》;童话《一头很猪的驴》《鲸鱼来信》;儿童小说《老土豆》;学术作品《名家精评导读版西游记》《浮生六记译注》《人间词话译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