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全天走势图 > 孙子 >

波斯波利斯

2018-08-08 15:20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波斯波利斯,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第二个都城。位于区的一盆地中。建于大流士一世(公元前522-前486年在位)时期,其遗址发现于设拉子东北52公里的塔赫特贾姆希德附近。城址东面依山,其余三面有围墙。主要遗迹有大流士王的接见厅与百柱宫等。197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波斯波利斯作为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该城位于伊朗境内的设拉子东北51公里一座当地人称为“善心山”(Mountain of Mercy)之下,位于伊朗扎格罗斯山区的一盆地中。建于大流士王(公元前522-前486年在位)时期,其遗址发现于设拉子东北52公里的塔赫特贾姆希德附近。东邻库拉马特山,其余三面是城墙,城墙依山势而高度不同。城内王宫建于石头台基上,主要建筑物包括大会厅、觐见厅、宫殿、宝库、储藏室等。全部建筑用暗灰色大石块建成,外表常饰以大理石。王宫西城墙北端有两处庞大的石头阶梯,其东边是国王薛西斯所建的四方之门。大会厅在城市中部西侧,边长83米,中央大厅和门厅用72根高20余米的大石柱支撑。觐见厅在城市中部偏东,是有名的“百柱厅”。城西南角为阿尔塔薛西斯一世和薛西斯一世的王宫,东南角是宝库和营房。城中出土文物有浮雕、圆雕、石碑、金饰物、印章和泥板文书等。

  波斯波利斯,又称塔赫特贾姆希德,是即位以后,为了纪念阿契美尼德王国历代国王而下令建造的第五座都城。希腊人称这座都城为“波斯波利斯”,意思是“波斯之都”,伊朗人则称之为“塔赫特贾姆希德”,即“贾姆希德御座”。古老的波斯是众神的王国,贾姆希德是古代波斯神话中王的名字。

  这座显赫一时的都城规模宏大,始建于公元前522年,即大流士一世开始其统治的时候,前后共花费了60年的时间,历经三个朝代才得以完成。大流士一世时代只完成了大流士一世宫殿、宝库、觐见大殿、三宫门等建筑,其余部分则是继大流士一世之后的两位君主统治期间逐渐修建完成的。薛西斯一世时期建造了大部分的波斯波利斯,到了阿尔塔薛西斯一世时期这座象征着阿契美尼德帝国辉煌文明的伟大城邦终于完成,从此它庄严地耸立在波斯平原上,不仅是世界上最强大帝国的心脏,而且是存储帝国财富的巨大仓库。一直到130多年以后,公元前330年,亚历山大大帝攻占了这里,在疯狂的掠夺之后无情地将整个城市付之一炬。传说“他动用了1万头骡子和5000匹骆驼才将所有的财宝运走”。然后那些用黎巴嫩雪松制作的精美圆柱、柱头和横梁熊熊燃烧起来,屋顶坠落,烟灰和燃屑像雷阵雨一样纷纷落在地上。大火过后,只剩下石刻的柱子、门框和雕塑品依然完好。波斯波利斯就这样毁于一场大火。历史上有一种说法,说亚历山大大帝是为了报复波斯人对雅典卫城的劫掠才下命令烧掉波斯波利斯的,但并无证据可以证明这一毁坏是有意的。不管怎样,到此为止属于阿契美尼德的繁华消散了,如同波斯平原广阔大地上一场华丽壮烈的梦。

  雄踞在高出平原15米的天然石平台上。平台长448米,宽297米,所有的建筑物都建在平台之上,平台以外并设有防卫用的围墙。平台的西北端有阶梯、阶梯宽7米,共有111级石阶,每级石 阶只有10厘米高,足以让人骑马 上去。阶梯的尽头是“万国之门”, 也叫“薛西斯门”或者“波斯门”。 在平台上,考古学家们发现了两段巨大的仪式用阶梯,它们分别通向觐见大殿的北面和东面,是波斯波利斯最宏伟壮观的景象之一。阶梯上饰有大量浮雕,刻画了波斯帝国民族服饰各异的朝贡者列队前进的场面。那时的波斯帝国共有35个属国、23个民族。浮雕上的来自不同属国和民族的朝贡团或是手捧金银珠宝,或是牵着狮子、麒麟、双峰骆驼等等,反映了波斯帝国繁荣昌盛的景象,以恢弘的方式呈现了波斯帝国的壮丽威严。这些雕刻品历经2400多年依然栩栩如生,使波斯波利斯成为现存最大的阿契美尼德艺术陈列馆。

  阶梯所通向的觐见大殿又称为阿婆陀那,是波斯波利斯的正殿,它是帝王用来接见朝贡团的地方,根据传说,大流士一世也曾将大量的货币和文书埋于大殿地下。殿内大厅呈正方形,每边长达61米,估计可以容纳1万人左右。大厅内有石柱36根,大厅外的前廊和左右侧廊各有石柱12根,共计72根。这些石柱高18米,柱头有公牛雕饰,它们的作用是用来支撑屋顶。

  与觐见大殿仅以一小庭院相隔还有一座更加庞大的建筑,据考证有可能是薛西斯一世的觐见大殿。殿内大厅同样也是正方型,每边长为73米,因为殿内有100根13米高的石柱而被称为百柱大殿。在这座华丽的大殿里面,国王可能在100根柱子构成的柱林之间气宇非凡地端坐于宝座之上,款待远方来的尊贵客人。在百柱大殿的后面,有着拥塞的金库、贮藏室以及寝宫。那金库复杂得如同迷宫一般。所谓的“后宫”紧挨着大殿,包括22个二居或三居的小套房,供许多女人和她们的孩子居住。

  凹槽,枕头和柱底刻着精美的雕饰,另一方面宫殿装饰又采用了大量鲜亮的涂饰、精致的瓦片、纯金银、象牙以及大理石材料,这体现了古希腊与埃及艺术的融合。

  在多年的考古挖掘中,波斯波利斯出土了大量的手工艺品,其中包括武器、家庭用具、新出土的皇家铭文以及一对描绘国王举行正式接见情景的大型浮雕。这些都是非常宝贵的实物史料,为人类对祖先的探索提供线索和资料。此外还出土了100多块刻有埃兰文字的土简,上面记述了金库支出的细节,是考古研究的无价之宝。

  随着挖掘的深入和研究的进行,历史将越来越清晰地呈现于世人面前。波斯波利斯这座波斯帝国最伟大的城邦,而今屹立于不毛之地的庄严遗迹,正在默默地述说着它曾亲眼目睹的辉煌,以及人类野心的最终虚幻。

  波斯波利斯是伊朗古城,位于伊朗西南东北、扎格罗斯山区的盆地中,是波斯帝国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第二大都城。“波利斯”原意是“都市”,“波斯波利斯”意为“波斯国的都城”。波斯波利斯建造在一座长近 460 米、宽约 300 米、高 10 多米的平台上,平台外层包砌有排列有序并用铁钩相互固定的石板。城西北入口有一条坡度平缓、装饰精美的宽六、七 米的石阶路,即使策马亦可循阶入城。大流士及其后继者还在平台上筑建了一系列精美绝伦的城门、皇家宫院和厅室等。

  主要建筑有万国之门、觐见厅、玉座厅、百柱厅、大流士宫殿、薛西斯宫殿、宝库等。薛西斯一世建造的“万国之门”高达 18 米,入口前有大平台和大台阶,石阶两侧墙面刻有 23 个民族朝贡队伍的浮雕像,人物形象生动,反映了波斯帝国繁荣的景象。觐见厅在遗迹中部西侧,为石柱木梁枋结构,呈正方形,边长约 80 多米,中央是大厅。大厅和门厅用 72 根石柱支撑,柱础覆钟形,柱身有 40~48 条凹槽。柱头有公牛雕饰,柱高 21 米,其中的 13 根至今依然屹立,景象壮丽。大流士一世宫殿在玉香殿之南,门道和两壁装饰有对称的巨型翼兽身人面浮雕石像,这两壁雕像不仅大小、形象一模一样,就连每一条纹路都是对称的。

  在觐见厅北面和西面的石壁上有狮子斗牛的浮雕,也是对称的。百柱厅在觐见厅东侧,大殿面积约 68.6 平方米,高 11.3 米的立柱承托着宽广的雪松木平屋顶。百柱殿竣工于薛西斯的儿子阿尔塔薛西斯一世当政时期,宽阔的石阶饰有色彩鲜明的雕刻和浅浮雕。遗址的西南角有薛西斯一世和阿尔塔西斯一世的两座王宫。大流士一世统治时期的波斯帝国处于全盛时期,当大流士一世决定在法尔斯干旱的平原上建都时,就考虑将首都建成一座与帝国实力相称的城市。那时这里学者、能工巧匠云集,宫殿建筑雄伟壮丽,驿道四通八达,文化盛极一时。从大流士本人开始,中经其子薛西斯,下至其孙阿尔塔薛西斯,为建新都皆全力以赴,使波斯波利斯最终成为中央集权国家的具体化身。1979年波斯波利斯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之一。

  曾经是波斯帝国行宫和灵都的波斯波利斯(今日伊朗的塔赫特贾姆希德),结局悲惨,被亚历山大大帝毁于一旦。遗迹在被废弃多年之后,经发掘,又提供了许多有关阿契美尼德王朝的资料。

  “波斯波利斯要比其他城市繁荣富足,但它遭受的厄运也超乎一般!”古希腊历史学家,西西里的狄奥多罗斯,在评述阿契美尼德王朝的这一圣城被毁于公元前330年、即在大流士一世为其奠基200年之后这一史实时,曾作如是说。波斯波利斯的败落,象征着由居鲁士二世大帝及其后继者们所创建的这一起自尼罗河迄于印度河的庞大的波斯帝国的终结。

  波斯波利斯未经交战便落入了亚历山大大帝的骑兵部队手中。他们在城里发现了惊人的宝藏:40000塔楞特银子以及同样巨额的财宝,按照希腊历史学家普卢塔克的估计,至少需要10000对骡子加5000匹骆驼才能将它们运走。大流士三世,阿契美尼德王朝的末代皇帝,在古尼尼微遗址附近的高加梅拉战役中惨败于亚历山大之手,之后逃往埃克巴塔那避难。他的武装力量至少暂时不会对征服者构成严重威胁。

  那么,亚历山大又为什么要将波斯波利斯夷为平地呢?也向这位年轻皇帝开城投降的巴比伦不是获得赦免了吗?而亚历山大在苏萨没流一滴血就坐上了大流士的宝座……

  其实,由于在波斯阿里奥巴尔赞省长指挥下有四万人把守关隘,亚历山大的军队在通过波斯大门时曾不得不苦战一番。后来,在部队穿越平原的行进过程中,他们又目睹了一批800余人的希腊老年战俘,衣衫褴褛,断肢残体,惨不忍睹。他们都只留下了“有用的”躯体,即只留下了为完成他们承担的这一特殊使命所必不可少的那部分躯体。希腊军队于是群情激愤。

  主力部队在波斯波利斯与亚历山大会合之后,举行了一次军事会议,会上,这位征服者宣称要把该城洗劫一空,夷为平地。他的副帅之一的帕尔梅尼奥试图予以劝阻,说干吗要把眼下已属于他的东西毁于一旦?而且又何苦冒险,用这种过分的残暴行径去重新点燃当地民众的对抗烈焰?亚历山大否决了他的意见,但允准留下王室建筑。希腊士兵遂得以在城市居民区放肆行凶。《亚历山大传》一书的作者,罗马历史学家昆提乌斯·库尔提乌斯·鲁夫斯曾叙说,波斯首脑们如何穿上他们最漂亮的礼服,宁可从城墙顶端跳下或在各自家里,也不愿落入敌人手中。一群群士兵四出抢掠,切割战俘的喉咙,或因分脏不均而自相残杀。大屠杀延续了好几天。

  波斯波利斯的厄运并非仅止于此。亚历山大在迅速出击,讨伐了马尔迪山民,班师回城之后,决定去扫荡波斯军队残部。在派遣他的方阵去西北之前。他举行了盛大宴会,招待随行人员。宴会就在早先波斯国王招待客人的地方,也就是多亏了帕尔梅尼奥的央求才得以保全的殿宇和花园所在的那一大片石质台地上举行。酒如河水般流淌,人们眼看就要醉倒。突然,以头脑灵清和美丽动人闻名遐迩的雅典高级妓女泰依斯,开始慷慨陈辞,怂恿他们去焚烧当初曾毁了她家乡的薜西斯们的宫殿,以为希腊报仇雪恨。她的话博得满堂喝彩,于是,亚历山大在一片狂热的叫喊声中拿起火把,带领将士冲了出去,他们的足迹踏遍了这座王城的所有殿宇,在管乐声的伴奏下,放火烧毁了一切可以烧毁的东西。

  亚历山大是否本来就打算走得那么远,是个尚有争议的问题。尽管普罗塔克的意思似乎是说,那是纵欲者失去理智的一场胡作非为,但他说得并不那么斩钉截铁。古希腊罗马的历史学家们都各有各的说法。可以确定无疑的则是,到第二天时,亚历山大就下令灭火,又过了些天,在死于叛徒之手的大流士的遗体被发现之后,他下令以应有之礼节厚葬这位波斯首脑。

  一夜的大火并没有毁掉波斯波利斯整个王城。烧掉的仅只是建筑物的上层结构,因为其主要材料是雪松。然而,经受了这场大火之后,接着便是年久失修。波斯波利斯的城墙,如同美索不达米亚诸城邦的城墙一样,均由土砖砌就,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最后也就塌坍了。波斯波利斯(希腊语“波斯之都”之意)渐渐被人遗忘了。它的命运是短暂的,又是奇特的。

  有证据表明,大流士一世——波斯波利斯的奠基人——并非出身于王室。他的登基说明王朝发生了一次政变,而他未来的王位也曾处于岌岌可危之中。为了强调帝国的重新奠基,他下令建设两个新首都,一个在苏萨,另一个则在帕尔萨,位于波斯心脏地带一处重要寺庙的遗址上,距今伊朗设拉子约80公里。

  大流士先在帕尔萨的拉赫马特山(“慈悲山”)山侧对面整出一块宽阔的台地基础,高18米,长530米,宽330米,然后才开始台地上的建设工程。首先建起的是一对宏伟的楼梯,作登台地之用。然后是一个巨大的接见厅,其雪松天花板用36根几乎高达20米的柱子支撑。这个可以容纳几千人的公共集会场所就是著名的“阿帕达那厅”。大厅有三条柱廊向外开放,其中一条柱廊可以俯瞰下面的平原。大流士在阿帕达那厅后面又造了一幢较小的宫殿,叫“塔沙拉”,通常在那里举行国宴。他的后继者,尤其是他的儿子薛西斯(公元前486-465年)和孙子阿尔泰薛西斯(公元前465-424年)继续进行建筑工程。建设工作在波斯波利斯从来没有停止过。台地上渐渐布满了建筑群:柱廊、会议厅、接见厅、内苑和金库。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君主们有意要把波斯波利斯变成一座建筑城,以表现他们的伟大。

  他们从帝国各省召来工匠和工头,因为阿契美尼德皇家艺术采用了波斯帝国治下各不同国家的不同风格。这些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但产生了总体效果却无可否认是新颖独到的。这种融合的一个引人注目的例子可以在圆柱上找到。尽管这些圆柱在其柱基、颀长的柱身、动物形柱头上所雕刻的植物图案会让人同时想起埃及、伊奥尼亚希腊和亚述,但却依然是典型的波斯风格。

  其实,这种融合在很大程度上当归功于最早的那位建筑师个人。大流士之后,阿契美尼德艺术转而向巨型化发展。薛西斯在那座巨型楼梯上方建造了一座硕大无朋的正门,由两头高大的人首公牛把守。在他的那座百柱大殿的壁龛中,他把自己描绘成巨人,正在击杀一群同样硕大的怪兽。阿尔塔薛西斯没有步他父亲的后尘,他选择了高雅和精美。那正是菲迪亚斯监督指导雅典巴特侬神庙建筑的时候,想必是灿烂的希腊艺术对这位国王的宫廷产生了影响。阿尔塔薛西斯之后,只有阿尔塔薛西斯三世还给台地增添了一幢建筑,余者都只是给已有建筑装修润饰而已。

  那么,对波斯帝国而言,波斯波利斯究竟代表着什么呢?它既不是政治首都,又不是经济活动中心,也并无任何重大战略地位可言。国王们每年只在那儿呆很少一部分时间。秋冬季节,国王们通常住在苏萨;天气转暖以后则与其侍从们上埃克巴塔那。这两个都是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君主们发号施令、执行法律和进行外交活动的首都。而波斯波利斯则成了波斯帝国某种意义上的灵都。

  每年春分时节,国王都要来主持一次盛大的新年庆典,欢度诺鲁兹节。从不邀请外国使节参加,这或许可用以解释,为什么无论是这一盛典,抑或是盛典所在地的这一城市,在西方的信息源中从没有提到过。诺鲁兹这一古代波斯节庆岁岁不绝,是一种宗教性的庆典,由帝国至高之神阿胡达·玛兹达主持,其带翼象征物随处可见,但这同时又是王中之王邀请他的臣民都来参加的一种政治性会盟。波斯波利斯的每一样东西似乎都是为欢庆诺鲁兹节而专门设计的,而执政王朝也年年岁岁亲临该城,以便接受波斯和米底亚贵族的贡献,接受帝国23个属地国家的臣服,从而象征性地重树他们的权威。典礼的结束仪式是举行盛大宴会,宾客们席间可以享用到从骆驼肉到鸵鸟肉的种种美味佳肴,最后席散时还可把用餐银盘随身带走。

  在2500年后的今天,波斯波利斯已只剩下一副骨架。奇形怪状的一堆堆废墟,空荡荡的门框,以及石柱柱基,似乎都在满怀着永恒的期望,凝视着这一望无际的平原。多少世纪以来,这些遗迹一直在诱使人们进行种种揣测。1930年代以来,波斯波利斯的发掘工作已经提供了有关这一古代波斯文明的许多珍贵资料。但波斯波利斯的神秘面纱依然存在。不难想象,大流士如何从离波斯波利斯几公里远的纳克谢·鲁斯塔姆的坟墓中走将出来,去检阅他的万人禁卫军。

  波斯波利斯兴建于公元前520年至公元前515年期间,在大流士一世统治时期(公元前521~公元前485年在位)建成,大流士的儿子薛西斯统治时期(公元前485~公元前465年在位)增建自己的寝宫。宫殿地基乃凿山麓而成,高约12米,面积13.5万平方米,地基之下挖有2公里多长的排水系统。整座宫殿被43座平均高约18米的石墙分割为不同区域,这些石墙不是用灰浆砌成,而是用铁钉和铅钉锁成。中央大厅、百柱大厅、大流士一世寝宫、薛西斯寝宫、后宫、国库、营房等各个部分连成一个封闭的整体,曾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最雄伟壮丽的整体封闭式石头宫殿。

  整座宫殿最宏伟的当数百柱大厅和中央大厅,百柱大厅为国王接见文武百官的地方,百根擎顶石柱气势恢宏。中央大厅为举行盛大仪式的场所,呈正方形,面积1200平方米,中有36根擎顶石柱,东、北、西三面为回廊,各有12根擎顶石柱,共计72根石柱。每根石柱高19米,用整石雕成,石柱顶沿的雕饰图案精美豪华,而柱顶石雕更让人叹为奇迹——雕像为成对的动物,有牛、狮、马和神鸟,呈卧姿,整石雕成,身体相连,头部分别冲前后,每个重达14~15吨,至今不知2500多年前这些沉重的石雕是如何置放在19米高的石柱上的。通往中央大厅的阶梯侧面的石墙上有数组精美绝伦的浮雕,展现了索格底(粟特)、坎大哈、印度、埃及、希腊、小亚细亚腓尼基、巴比伦、阿拉伯等23个国家或城邦的使臣向号称“全部大陆的君主”大流士一世进贡的情景。不同国家的进贡队伍有着不同的服饰和不同的贡品,堪称上古时期大西亚地区各民族衣着风俗和生活风貌的民俗博物馆。

  波斯波利斯并非波斯君主们的日常寝宫,而是举行盛大仪式的场所,每逢国王的登基大典、接见各国使臣的朝贡仪式、新年庆典、梅赫尔甘节(琐罗亚斯德教的宗教节日)庆典,国王才移驾此宫,其功能大致相当于中国紫禁城太和殿。

  然而,看着源源不断来朝贡的各国队伍,“全部大陆的君主”大流士一世并不知足,为了夺取爱琴海和东地中海的控制权,将海上贸易完全纳入自己的掌控之下,大流士一世发动了长达近半个世纪的远征希腊的战争,即著名的希波战争。但大流士一世并未能征服希腊人,薛西斯子承父业,公元前480年再次进行规模空前的远征。波斯陆军突破要隘温泉关,长驱南下,直取雅典。薛西斯为了洗雪其父在马拉松战败的耻辱,把雅典城抢劫一空。希腊联军退守雅典西南边的萨拉米海湾,于是波斯海军与希腊海军展开了世界战争史上著名的萨拉米海战———这场战役改变了人类历史进程,希腊的胜利迎来了希腊文明进入黄金时代的曙光。

  波斯海军数倍于希腊海军,薛西斯似乎胜券在握,不想却出了内奸,波斯海军的部署情况全被密报给了希腊人,致使波斯海军遭遇惨败。希腊联军转入反攻,迫使波斯陆军退出雅典,临走前,他们放火焚烧雅典城,烧毁了著名的雅典神庙。信仰拜火教并将火奉为神灵的波斯人是否意识到,此亵渎神灵的野蛮之举将会遭到神灵的惩罚?

  150年的时光转眼而逝,希腊人的另一支马其顿人的国家强大起来,公元前334年马其顿君主亚历山大大帝率领大军远征波斯,波斯国王大流士三世(公元前336~公元前330年在位)亲自率军迎敌,结果遭到惨败,大流士三世逃回波斯本土,其母亲妻儿却做了亚历山大的俘虏。公元前331年,亚历山大向波斯本土发动进攻,波斯军队再次惨败,大流士三世临阵逃跑,后在公元前330 中央大厅的72根擎顶石柱还残存13根,至今傲然挺立在波斯波利斯的石基上,见证着古波斯帝国曾经四海来朝的辉煌,曾经傲视寰宇的柱顶石雕动物们从高高的石柱上跌落下来,散落四方,无声地诉说着一个文明古国的沧桑。

  古波斯文明盛衰的踪迹,倘若我们去寻觅,首先想到的无疑是坐落在伊朗南部法尔省省城设拉子东北约60公里处、现已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

  波斯波利斯是古波斯帝国阿契美尼德王朝(公元前550~公元前330年)的王宫,波斯语名为塔赫特·贾姆希德(takht-e-Jamshid),可意译为“贾姆希德金銮殿”。贾姆希德为伊朗神话传说中的伊朗上古时期的著名君王,如同中国的黄帝。现今英语的“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一词来自希腊语,是希腊人最早把伊朗人叫做波斯人,把“贾姆希德金銮殿”叫做“波斯波利斯”,意即“波斯之城”。窃以为,希腊人的意思更贴切,犹如中国的紫禁城,虽是统治者的宫殿,但其规模之大实在堪称一座“城”。年被自己部下擒杀,古波斯帝国阿契美尼德王朝告终。亚历山大占领波斯本土,进入波斯波利斯,将之洗劫一空,并为了报复波斯人烧毁雅典神庙之仇,下令烧毁了波斯波利斯,大火烧了几个昼夜,昔日一座宏伟壮丽的石头城变成今天的一堆残垣断壁。

  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是古代阿契美尼德帝国的行宫和灵都,兴建于大流士一世在位时的公元前518年。掌握众多附庸国波斯帝国皇帝,受美索不达米亚诸都城的启发,将波斯波利斯建成一座拥有众多伟大、巨大宫殿群的建筑城。整个古城巧妙地利用地形,依山造势,将自然之地理形貌和人类之艺术精华完美的融汇在一起。波斯波利斯古城遗址已经提供了许多关于古代波斯文明的珍贵资料,具有重要的考古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