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全天走势图 > 孙子 >

山西晚报

2018-08-11 15:17

  本报7月6日讯(记者任俊兵通讯员刘学斌)昨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在《中国传统中的家规》中推出《乔家大院家规》一文,详细介绍了祁县乔家大院内的乔家家规家训,对大院内的众多匾额、楹联等进行了释义,并通过乔家后人、祁县当地人员及专家等从各个方面进行详尽解读。

  文章谈到,祁县乔氏家族是清末民初闻名全国的商业家族,是晋商的代表。乔氏家族最早可考的始祖是乔守纪,历经繁衍生息,传承至今已历15世,代表人物有乔贵发、乔致庸、乔映霞等。

  乔家大院位于祁县东观镇乔家堡村,是晋商乔氏家族的祖宅,由在中堂、德兴堂、宁守堂、保元堂和花园组成,总占地面积24000余平方米,现已开发建设成为国家5A级旅游景区。其中在中堂始建于清乾隆年间,至今保存完好,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从空中俯视,整座院落呈双“喜”字形,分为6个大院,内套20个小院,313间房屋,建筑面积4175平方米。

  乔家大院为全封闭的城堡式建筑群,三面临街。外围是封闭的砖墙,高10余米,上层有女墙式的垛口,还有更楼、眺阁点缀其间,显得气势宏伟,威严高大。全院布局严谨,设计精巧,建筑考究,砖瓦磨合,精工细做。斗栱飞檐,彩饰金装,砖石木雕,工艺精湛。各个院落门庭挂有楹联、匾额,内容多为儒学的修身治家警句,亦为家训,如“慎俭德”“书田历世”“百年树人”“为善最乐”“学吃亏”等,既有书香的浓郁,又有艺术的雅致,被誉为“北方民居建筑史上一颗璀璨的明珠”。

  乔家祖居祁县乔家堡,从乔贵发创家业始,乔家由贫穷农户发展成富商巨贾,从单身一人繁衍为人口众多、人才辈出的望族。鼎盛时期,乔氏家族数百人口聚族而居,乔家产业遍布全国,独领风骚200多年。乔家之所以家兴族旺,和乔家的家规家训关系密切。

  文章中,乔家大院导游渠泓,乔氏家族后代乔巧生,乔家大院民俗博物馆前馆长刘立本,乔家“在中堂”后代乔燕和,山西祁县晋商研究所所长范维令,当代作家、著名编剧、电视剧《乔家大院》编剧及同名小说作者朱秀海等,分别从不同角度,对乔家家风、家训、家规进行了解读。

  乔家家规始立于乔氏发家始祖乔贵发,完善于乔家成就最大者乔致庸,为乔氏族内口口相传,历代子孙铭记于心的“六不准”:不准纳妾;不准赌博;不准嫖娼;不准吸毒;不准虐仆;不准酗酒。“六不准”家规虽然只有24个字,但却明明白白告诉乔家子孙要正人品立人格,杜绝不良习气沾身,做纯正温良高尚之人。

  乔家家训主要是乔致庸借用明末清初著名理学家、教育家朱柏庐的《朱子家训》和自古流传民间的修身格言等,择其要,作为家训,如“有补于天地者曰功,有益于世教者曰名;有学问曰富,有廉耻曰贵,是谓功名富贵”,告诫子孙勤学养德,行善于世。

  乔家家训还体现在乔家大院的楹联、匾额中,诸如“厥德惟修”“为善最乐”“子孙贤族将大,兄弟睦家之肥”“经济会通守纪律,言词安定去雕镌”等,要求家人真诚、厚道、诚信、守规矩,不巧言辞令,蒙混别人。

  乔致庸的堂号“在中堂”和他的名字一样,取“中庸”“执两用中”之意。这是儒家思想的核心,乔家以此为基,形成了“和为贵”的家风,讲究和谐、平衡。

  乔家大院正门影壁的“百寿图”两边,有一副对联,上联是“损人欲以复天理”,下联是“蓄道德而能文章”,横批“履和”。意思是当人的欲望与天理冲突时,要抑制人欲顺应天理。这正是乔家“重修德”的家风。

  “传家有道唯存厚,处世无奇但率真”“经济会通守纪律,言词安定去雕镌”,这些楹联讲的都是真诚、守规,不言过其实,不急躁慌张。乔致庸经常告诫儿孙:经商处事首要的是以“信”为重,以信誉得人;其次是“义”,不哄人,不骗人,该得一分得一分,不赚昧心钱;第三才是“利”,不能把“利”摆在首位。

  “百年燕翼惟修德,万里鹏程在读书”“书田历世”“百年树人”“读书滋味长”,这些楹联、匾额,折射着乔家尊师重教的家风。

  乔家设私塾,让氏族子弟不分男女,不论亲疏,一律上学读书。乔家对任教的老师十分敬重,每位老师都配书童伺候,伙食与主人相同,还让老师坐上席。老师回家主人们要送到大门外,等老师上车以后才能返回。

  财富最容易产生挥霍无度、奢华糜烂、摆阔逞凶的风气,这也是家业衰败的隐患。为此,乔致庸常说:“有钱不能浪费,浪费则对钱不敬,不敬则得罪钱,得罪钱则受穷。”

  乔致庸将“为善最乐”的匾额高悬在正房门楼上,对子孙说:“唯无私才可讼大公,唯大公才可成大器。”他把积德行善当作治家要义。为帮助乡邻,乔家常年把三头牛拴在门外,谁家要用就牵去,傍晚再送还。乡邻如有病无钱求医或者家境困难过不了年的,只要找到乔家门前,都可以得到救济。

  1938年,抗日军队一个连来到乔家堡村,乔致庸的孙辈乔映奎、乔映璜,把刚买来的护院武器全部捐给抗日志士。另一孙辈乔映庚,大义凛然支持长子乔倜从军救国,为晋商乔家的德、义、忠、信、善,增添了感人的一笔。

  巍峨的大院,精美的建筑,是乔家留下的物质遗产,而严格的家规、睿智的家训、垂范的家风,是乔家留下的精神财富,它们和大院一道,历经岁月的洗礼却不褪色,穿越百年的时光而更加光芒。

  乔贵发:乔氏发迹始祖,幼年父母双亡,寄人篱下。清乾隆初年,“走西口”,靠拉骆驼、当伙计、卖豆腐等,不惮劳苦,创下家业。

  乔致庸:乔贵发的孙子,字仲登,早年饱读诗书,立志仕途,但兄长早亡,他挑起家业重担。因儒学功底深厚,治商有方,秉持“首重信,次重义,三为利”的原则,以“戒懒、戒骄、戒贪”的精神,锐意进取,不断开拓,将其商业和金融字号扩展至平、津、东北,直到长江流域。极盛时期,国内各通都大邑几乎都有他的字号。

  乔映霞:乔致庸的孙子,字锦堂,为人精明强干,敢作敢为,19岁就从乔致庸手里接过乔家的家业。他深受祖上熏陶,恪守家规家训,发展了家业,维护了家族的繁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