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全天走势图 > 孙子 >

孙子患病老人操心突然离世男子长跪继父坟前哭泣:对不起!

2018-07-30 17:03

  在黑龙江省肇东市四站镇克宝村野外一个没有墓碑的坟前,40岁的王晓勇一边烧纸一边流泪,一边诉说着心里的亏欠。这是他的继父王占富的坟墓,虽说继父,却和亲生父亲一样的操持着这个家。2016年9月份王晓勇的独子黄泽旭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T型高危,王占富得知孩子需要近百万治疗费用后,每天没日没夜干活,劳累加上担忧,不到2个月就去世了。继父去世后,王晓勇久久跪在老人身前,觉得愧疚,觉得对不起他。

  王晓勇前一天晚上一直睡不着,12岁的儿子患病两年多来,常常会莫名地流泪,时常对父母说:“爷爷都是因为我才去世,是我害了他,我好想他。”想着儿子,想着继父,王晓勇第二天就买了纸钱来到继父坟前。

  王晓勇从小在村子里的一间小土砖房长大,当他还在娘胎里的时候,母亲李玉玲便改嫁给了王占富。王占富家虽贫困,但勤勤恳恳为一家奉献,待王晓勇如亲生儿子一样。

  2004年王晓勇在朋友的介绍下和徐秀杰结婚生子,可爱的儿子旭旭的到来让一家引以为傲。2013年,王晓勇母亲突发脑梗,为了母亲的药费,王晓勇夫妻选择去大连打工,王晓勇在海上养殖场工作,徐秀杰则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做临时工。

  王晓勇夫妻本想通过自己的努力给孩子和父母提供更好的生活,没想到噩运降临。2016年的9月8日,10岁的旭旭在做课间操时突然晕倒,彻底打破了生活的平静。5天后在哈尔滨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T型高危,医生建议化疗加移植治疗。

  王晓勇的父母王占富和李玉玲知道后急的团团转,老两口一辈子务农,住的都是破旧不堪的土房,尽管没日没夜忙碌,却总感觉没有能力帮上孙子,每日茶饭不思,不到两个月,突发脑溢血撒手人寰。当时在哈尔滨医院的王晓勇知道后急的连夜赶回了家,久久地跪在父亲身前。

  在王晓勇心中,继父是最好的父亲,从小到大有什么好吃的都留给他吃,有什么事都替他操心,可是自己还没有尽孝他就急着走了,王晓勇觉得非常愧疚。王晓勇在自己的日记里这样写到:人到中年,家破人亡,我实在无颜面对我的老母,妻子,和儿子。我没有能力给旭旭最好的治疗,还害得父母晚年不幸,最近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如果可以,让我一人受苦换我全家健康好吗?

  丧事办完,家里连做块墓碑的钱都没有。有病在身的母亲要求把自己住的土房和地都卖了给孙子看病。因为老伴生前跟她提过,要把地和房子都卖了给大孙子看病。王晓勇知道自己愧对父母,可是旭旭还在等着治疗,只得听从了母亲,以7000元的价格卖掉了父母的土房,8万块卖掉了自己的砖房,16亩地只卖了1万不到。

  无家可去的母亲被妹妹接回家照顾,王晓勇则回到医院带儿子开始接受化疗。到第三疗时,医生发现目前是最佳移植期,但是因为移植费需要50万,最终旭旭错过了移植。随之而来的便是不停的化疗,但由于旭旭是属于T型高危,要想活命,必须移植。

  现在王晓勇夫妻在医院附近租了一个很小的房间生活。妻子每天给孩子做三次饭,而王晓勇每天8点到13点去一家餐厅打工,用来补贴生活。王晓勇说:“我经常整夜整夜的睡不着,想我的儿子没有钱移植以后怎么办,想我母亲身体好不好,想我去世的父亲。”

  而12岁的旭旭常常会莫名地流泪,他对父母说:“爷爷都是因为我才去世,是我害了他,我好想他。”每当这时,王晓勇就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继父,止不住流泪。现在旭旭已经第15次化疗,医生给说先化疗,然后再做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但旭旭却离移植越来越远。王国峰 钱小曼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