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全天走势图 > 孙子 >

孙子兵法》第四篇《军形》的主要原则

2018-08-27 19:48

  《军形》篇是《孙子兵法》的第四篇,分为四章,主要讲:以多胜少,从广义动量定理Fαt=MV的角度来说,影响成果有四要素,分别为力量F的大小、方向α、作用点和时间t,《军形》篇主要论述的就是力量要素F。故胜兵若以镒称铢,败兵若以铢称镒。第一章讲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原则:集中优势兵力,打击敌人的弱点。第二章讲守则不足,攻则有余,实力弱则防守,实力强则进攻。原则:防守可以增加抵抗力,因为有地利和等待之利。第三章讲先胜后战: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原则:有胜利把握再战,无把握则不战。第四章讲以多胜少,胜兵若以镒称铢,败兵若以铢称镒--镒:铢=576:1。军赋影响胜负,积水就是聚力,通过集中兵力来赢得战争(如图1所示)。

  孙子说:古代善于指挥作战的人,总是先创造条件使自己处于不可战胜的地位,然后等待敌人能被我战胜的时机。做到不可战胜,关键在于自己创造充分的条件;可以战胜敌人,关键在于敌人出现可乘之机。因而,善于作战的人,能做到自己不可战胜,不能使敌人一定被我战胜。所以说,胜利可以预测,但不可强求。

  军事学的主要原则是集中优势兵力,打击敌人的弱点。不可胜是因为弱点没有暴露,可胜是因为弱点暴露而被定点打击。先保证自己的弱点不暴露,就能保证自己不可胜,然后等待敌人暴露弱点,就是以待敌之可胜(如图2所示)。

  自己的弱点是否暴露,取决于自己隐蔽的能力,而对手的弱点是否暴露,取决于对手的隐蔽能力。所以自己可以保证自己的弱点不暴露,这就是先为不可胜,等待敌人暴露缺点,然后集中优势兵力打击,这就是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故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必可胜。这两句的关键点也都是保证自己的弱点不暴露可以不败,而敌人弱点是否暴露,则影响我方是否可以获胜。敌人暴露弱点,我方就能集中优势兵力打击,然后就能获胜;敌人不暴露缺点,我方也不暴露,就能保证我方不败,所以有胜可知。而不可为是因为敌人是否暴露弱点,取决于敌人,我们可以知晓,但是无法左右敌人,所以说不可为。第六篇《虚实》篇写道:胜可为也。敌虽众,可使无斗。本篇说胜不可为,而《虚实》篇说胜可为,那么胜到底是否可为呢?本篇的逻辑是敌人不暴露弱点,我就没法战胜它,所以胜不可为,因为敌人是否暴露弱点不取决于我方。《虚实》篇的核心就是如何让对手暴露弱点,敌人自己不暴露弱点,那么我就通过各种诡诈来引诱敌人暴露弱点,然后再打击,所以说胜可为。

  使敌不能胜我,这是属于防守方而的事;使我可以胜敌,这是属于进攻方而的事。采取防守,是由于兵力不足(我方暂处劣势);采取进攻,是由于兵力有余(我方兵力已拥有优势)。善于防守的人,如同深藏于地底,使敌人无形可窥;善于进攻的人,如同神兵自九天而降,使敌措手不及。因而,既能有效地保全自己,又能获取全面的胜利(如图3所示)。

  本章主要论述了防守可以保证不败,进攻可以获得胜利。主要原则是防守可以增加抵抗力,因为有地利和等待之利。要想不败,可以防守;要想胜利,需要进攻。《战争论》说防御是比进攻强的作战形式,因为有地形之利和待敌之利,它们可以增加抵抗的力量。所以兵力不足时需要防御,通过地利和等待之利来加强防守力量,从而保证不被打败。一旦力量强大就应该采用进攻的形式。

  防御是一种较强的但带有消极的目的的作战形式,那么,自然只有在力量弱小而需要运用这种形式时,才不得不运用它。一旦力量强大到足以达到积极的目的时,就应该立即放弃它。由于人们在防御中取得胜利就通常可以造成对自己比较有利的兵力对比,所以以防御开始而以进攻结束,是战争的自然进程。

  见胜不过众人之所知,非善之善者也;战胜而天下曰善,非善之善者也。故举秋毫不为多力,见日月不为明目,闻雷霆不为聪耳。古之所谓善战者,胜于易胜者也。故善战者之胜也,无智名,无勇功,故其战胜不忒,不忒者,其所措必胜,胜已败者也。故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是故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善用兵者,修道而保法,故能为胜败之政。

  预见到胜利,不超过一般人的见识,算不得高明;打了胜仗普天下都说打得好,这也算不得了不起的高明。这就像举得起秋天的毫毛(极言其轻)算不得大力,看得见日月算不得眼明,听得见雷霆算不得耳聪一样。古来所说的善于打仗的人,都是在容易取胜的条件下战胜敌人的。所以善于打仗的人打了胜仗,并没有智谋的名声,也没有勇猛的武功。所以他取得胜利,不会有差错。其所以不会有差错,是因为他的战略措施先造成必胜的条件,战胜已经处于失败地位的敌人。善于打仗的人,总是使自己处于不败的地位,而不放过使敌人失败的机会。因此胜利的军队先有了胜利的把握,才寻找敌人交战;失败的军队往往是先冒险同敌人交战,企图在作战中去求侥幸的胜利。善于领导战争的人,修明政治,确保法制,所以能掌握胜败的决定权(如图4所示)。

  本章主要讲先胜后战: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原则:有胜利把握再战,无把握则不战。如何在战前知晓是否可胜呢?在《始计》篇中有五事七计知胜负,通过五事七计的比较,预知是否可胜。在《谋攻》篇中有利于胜利的五种要素也能预知胜负,如果预测可以获胜,那么就可以战斗,如果预测不胜,那么就不战斗。增加军队实力可以增加胜利的可能性,修道而保法论述了《始计》篇五事中的道和法,道是使得士兵和民众和君主思想一致,这样就能增加军队的战斗力。只是思想一致,如果军队本身能力差,那么也会容易失败,所以法就是论述军队的建设,包括曲制(部队的组织编制制度)、官道(军官的职责范围规定)和主用(军需物资的供应管理制度)。为什么《军形》篇只论述了五事中的道和法,而没有论述天、地和将呢?因为《军形》篇主要讲军队的实力,天和地属于自然因素,良将又可遇不可求,而道和法这两项任何时候都可以花费精力和资源去加强,是军队实力的重要要素。

  用兵必须注意:一是土地幅员,二是军赋物资,三是部队兵员战斗实力,四是双方力量对比,五是胜负优劣。度产生于土地幅员的广狭,土地幅员决定军赋物资的多少,军赋物资的多少决定兵员的质量,兵员质量决定部队的战斗力,部队的战斗力决定胜负优劣。

  军事上有五个范畴:一是度,二是量,三是数,四是称,五是胜。土地的大小不同就产生了面积不同大小的田地,田地面积决定了粮食的产量,粮食的产量决定了兵员的数量,兵员的数量产生了对比,对比产生了胜负。所以胜利的军队,在力量对比上,就像用镒称铢那样占绝对优势,自然必胜无疑;失败的军队,在力量对比上,就像用铢称镒那样,处于绝对劣势,自然必败无疑。

  第四章讲以多胜少,胜兵若以镒称铢,败兵若以铢称镒--镒:铢=576:1。镒和铢是古代重量单位,一镒等于24两,一两等于24铢,一镒就相当于576倍的铢。胜兵以镒称铢是指兵力优势对比越明显,获胜的概率就越大,胜利的天平倾向于力量更大的一方(如图6所示)。

  克劳塞维茨通过研究战争史,发现2倍兵力足以战胜敌人。随着兵力对比优势的增加,获胜的概率也在增加。现实中并不是兵力对比优势越大越好,因为还有节约兵力的原则。如果追求每次战斗都以10倍的兵力打击敌人的话,那么如果敌人的某一局部战场有1千人,我方就要调动1万人,而如果敌人战场有10万人,我方就要调动100万人,随着敌人兵力的增加,我方调动兵力的难度会越来越大。并且现实战争中会有多个战场,不可能每个战场都会有这样大的兵力优势。如果2倍兵力足以打败敌人,调动10倍兵力的话,在资源和时间上的浪费会很多,本来剩下的8倍兵力在别的战场还可以取得比这个战场更大的成果,所以调动的兵力越多,成本越高,按照管理学中丰田生产方式的思维,物尽其用的状态是最好的,产出的成果最大,成本最低。

  地数出田数,田数出粮数,粮数出兵数,兵数生比较,比较定胜负,按照孙子的逻辑推理关系,地数越大的国家可以耕作的田越多,田越多可以产生的粮食就越多,粮食越多可以供养的兵力就越多,兵力越多,胜利的可能性越大。土地的面积决定了给养,给养决定了兵力,所以以前的战争经常是以争夺土地为战争目的的,送城割地成了战败国主要的媾和手段。随着种植业的发展,较小的田数也可以供给越来越多的人口,此时抢夺土地已经不是战争的主要目标了,国家开始抢夺资源和市场,比如抢夺石油和要求战败国开放。

  在近代,国土面积对于战争的影响还是非常巨大的,《战争论》写道: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是不可征服的。克劳塞维茨从另一个角度论述了国土对于战争的影响。他说我们把主动向本国腹地的退却看作是一种特殊的间接的抵抗方式,采用这种抵抗方式与其说是我们消灭敌人,还不如说是让敌人用劳累拖垮自己。因此,在向本国腹地退却的情况下,防御者根本不准备进行主力会战,或者把主力会战推迟到敌军的兵力已经大大削弱以后再进行。《战争论》中向腹地退却是延迟决战,通过劳累和给养不足拖垮敌人,从而降低敌人作战热情和能力,最终达到力量反转而战胜敌人。孙子在《作战》篇写道:夫兵久而国利者,未之有也。,这是针对在敌国作战的进攻者而言的,在敌国作战越久,锐气就会下降的越多,从而使得战斗力下降,即孙子所说的胜久则钝兵挫锐。长久作战对于异国作战的进攻者不利,那么相对而言,长久作战对于本国的防御就有利,而幅员辽阔的土地才能使得向腹地退却的时间加长,从而消耗敌人。

  给养对于战争胜负有着决定性的影响,《孙子兵法》论述了国土面积对于给养的决定作用,而给养又决定了军队的绝对数量,进而影响胜负。《战争论》论述了国土面积对于防御的重要作用,国土面积广大可以使防御者向腹地退却,从而使用给养困难等各种阻力来消耗敌人,最终达到军事力量的逆转,然后打败敌人。1812年的俄法战争中,俄国通过向腹地退却并且损毁一切给养,以此来消耗敌人,减少敌人的战斗力,当兵力对比到均衡或逆转状态后开始进攻,最终打败了不可战胜的拿破仑。

  给养不仅包括粮食等,还包括武器装备等。管理学的质量专家朱兰博士说:美国值得向全世界夸耀的东西就是IE(工业工程),美国之所以打胜一战,又有打胜二战的力量,就是因为美国有IE。当战争进入一种僵持阶段或者消耗阶段时,哪一方的给养供给的更好,就更有可能获得胜利。美国的工业工程可以提高生产效率,美国可以在相同时间内比敌人生产更多的飞机、大炮投入到战争中,这样就在战争中获得了优势,进而获得胜利。

  胜者之战民也,若决积水于千仞之溪者,形也。这句话中最重要的是积水,相当于集聚,聚力,集中兵力的意思。如果水量很少,即使从很高的地方放下,冲击力也是很小的。但是如果水量很大,那么冲击力就会非常大,水量用来比喻兵力,数量越大,力量越大。同样数量的水,如果是一点一点的从高处落下,那么冲击力很小,但是如果将水集中在一起,同时冲从高处落下,冲击力就会非常大,这也就是集中力量可以增加冲击力,从军事学的角度来说就是集中兵力,产生兵力对比优势,进而获得胜利。

  孙子以决开千仞之山上的积水来表示兵力的强大,现实中确实有将水当做武器的,其高度虽然没有千仞之高,但其杀伤力惊人。花园口决堤,又称花园口惨案,是中国抗战史上著名惨案之一。1938年5月19日,侵华日军攻陷徐州,并沿陇海线西犯,郑州危急,武汉震动。6月9日,为阻止日军西进,蒋介石政府采取以水代兵的办法,下令扒开位于中国河南省郑州市区北郊17公里处的黄河南岸的渡口--花园口,造成人为的黄河决堤改道,形成大片的黄泛区,间接导致惨绝人寰的1942河南大饥荒,史称花园口决堤。根据统计,黄泛区三省在1938年至1949年间,因洪水死亡的人数超过了80万,仅河南一省就有超过32万人丧生。此外还有391万人外逃,沦为难民,接近当时三省人口的20%。黄河堤坝的高度没有千仞之山那么高,但是黄河水量大,造成的杀伤力也非常巨大。水电站通过积水来获得高度差,水位越高,水的压强越大,压力越大,发电量越大。水电站的积水越多,可以发得电量就越多,同时水电站的风险性也就越大。黄河决口可以造成几十万人死亡,由于大河的破坏面积巨大,甚至被称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大河之上建立的大型水电站,在战争时也就可能成为自己的弱点,一旦被炸开,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战争时对于大型堤坝,一般都是自己主动降低水位来减少风险。